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知道村口有警察守着,开车进去肯定会被拦下询问,为了免除麻烦节省时间,便特意把车停在村外,绕行野地进村,正应了那句台词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走了百十米,李睿望望四下无人,苦笑两声,蹲下身去,往地里一躺,如同懒驴那样在地面土层上打起滚来。等他再站起来的时候,身上那套崭新的迷彩服已经变得脏污不堪,到处都是黄土黑灰,间或沾染着几片草叶。他又拿手在衣服上擦蹭几下,掸了掸,那些人为痕迹明显的脏污就变成了固着已久的模样,像是一个土里刨食儿的青年农民样子了。但是他整个人的气质并未因此发生重大改变,与身上的衣服格格不入,像是穿错了衣服,但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下就没什么破绽了吧?

    李睿自得的笑了笑,目光却凝注在地表土层之上的那层黑灰上,刚才他一路走过来,也没发现这个特征,打了这几个滚后,终于看到了,心头暗疑,这层黑灰是什么?倒像是附近有什么煤矿或者炼焦厂?难道是那家化工厂排污所产生的?举目四顾,发现四外地里都覆盖了这样一层黑灰,再往东水村的方向望,远远可以望到两三座高大的烟筒,估摸着就是那座化工厂的所在,但那几座烟筒并没有冒出想象中的巨大黑烟,心里暗暗奇怪,记下这个事儿,继续前行。

    他走了十来分钟,穿过这一大片荒地,最终来到了东水村东南角上。这里没有路口,也没有通往外界的道路,也就没有警察看守,所以他轻轻松松从这里混入了村子里。

    穿过一片坟头横生的小树林,又绕过一座荒宅,前面现出东水村的民居院落。李睿打眼四望,正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从一户人家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土筐,也看不到里面装着什么东西,身后跟着一条棕黄色的小柴狗。

    柴堆,村妇,土狗,正是典型的乡村画面。

    大姐……

    李睿见那妇女脚步匆匆的往村里去,自然不会放她离开,出声喝阻,人也跟着跑上前去。

    那妇女闻声回头看来,打量他两眼,见不认识,问道:你叫我干么?你不是我们村儿的吧?李睿走到她跟前停下,笑道:不是你们村儿的,可也不远,我跟你打听一下,老村长刘二奎家怎么走啊?那妇女听他一口道地的市北区方言,也就信了,丝毫没有怀疑,指着北边道:你往前走,第一个路口往左拐,走出一百多米,看到村两委了就到了,村两委西边那一家就是他们家,他们家后边有一棵好几百年的老槐树,挺好认的。

    李睿将道路记在心里,谢过这位妇女后,沿路北行,走出将近一百五十米,果然看到一个路口,便折而向西。这条路是村里的主干道,也就是出村的那条主道,也是之前李睿特意绕着走的那条道。路是水泥路,比较宽,虽然没分出车道来,但最少可以作为双车道使用。此时路上没什么人,隔着一段路就停着一辆警车,三三两两的警察汇聚在车旁或者胡同口,正在窃窃私语。他们看着李睿走来,或是审慎的打量他,或是丝毫不予理会。整体气氛说肃穆也肃穆,说轻松也轻松。

    李睿心中暗暗不齿赵小涛的所作所为,动不动就出动警力对老百姓下手,这是一个父母官应该做的事吗?封建时代的官员还知道这么一句名言呢: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白薯,他一个生长在现代社会下,受到高等教育与党性培养的党员干部居然都意识不到这一点,不为民做主也就算了,居然还处处欺压百姓,实在是可耻可恶。

    走出一百多米,路北果然现出一个小院,院门口挂着牌子,正是东水村村两委所在。村两委门口倒是清清静静,空无一人,可是村两委西边那户人家门口却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其中一个赫然带着配枪,给人一种肃杀阴冷的感觉。李睿将那户人家看在眼中,心说这肯定就是刘二奎家里了,却没看到那棵几百年的老槐树。

    他放缓脚步,脑子里过了过应对之语,随后面色淡定的走了过去,直到刘二奎家门口,也没理会那两个警察,径自去推铁门。

    嗨,站住!干什么的?

    你……过来过来过来,你干什么的?想干什么?

    那两个警察见他傻愣傻愣的就往刘二奎家里去,可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