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电话接通后,李睿也没跟彼端的伊人寒暄,先把刚才探监万金有的事一股脑的跟她讲了。

    孙淑琴听后气得不行,咬牙切齿的道:他简直不是人,他比畜牲都不如,畜牲都不像他这么无耻……老天爷真是不开眼啊,为什么不打雷劈死他呢?李睿柔声安慰她道:犯不着因为这种人生气,气着了可是自个儿难受。孙淑琴嗯了一声,赞道:还是你机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李睿心比较细,嘱咐她道:这回算是躲过去了,可难保这事儿将来不被宋书记知道。咱们得未雨绸缪,统一口径,就说当日我本来是要去卧室里救你的,但你害羞,出声阻止我了,我只好让高紫萱那丫头进去,然后她给你解绑救了你,从头至尾,我什么都没瞧见你的。

    孙淑琴道:好,我记住了,可这事光咱俩统一口径不行啊,也得让那个高紫萱知情啊。李睿道:放心吧,她那边不会有事的,保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事到临头再找她帮忙撒谎也没问题。孙淑琴沉默半响,忽然问道:最近宋朝阳跟那个姓朱的女人又见面了吗?李睿知道她问的是朱海英,道:见了一次,不过是谈公事,朱海英要来青阳发展,想让宋书记照顾她生意。不过她只现了一面就又消失了,我现在都不知道她去哪了,可能又回省城了吧。你问这个……其实你还是很爱宋书记的对吧?

    孙淑琴不说话了,似乎被这句话击中了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李睿心里有点别扭,酸溜溜的不是味儿,小声道:要不你跟宋书记还是和好吧?咱……咱俩,也还恢复到以前那样?孙淑琴冷淡的道:你见过镜子摔裂了,粘起来继续用的吗?裂痕已经产生了,无论如何也合不上了,勉强合上,也是面子上的合上,心再也合不到一起了。却只说了她跟宋朝阳的关系走向,没提跟他的。

    李睿暗叹口气,那天晚上老板做得确实太过分了,吵架归吵架,干吗把朱海英拉进来,还示威一般的跟她出去过夜,这可好,直接把孙淑琴的心给伤透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唉,估计老板要是得知孙淑琴的内心想法,可能死的心都有了,有道是家和万事兴,如果老婆的心都伤了,闹得家人不和睦了,那当再大的官又有什么意思呢?

    孙淑琴又道: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之所以问这个,并不是关心他宋朝阳,更不是喝朱海英的醋,而是想确认他是不是还跟朱海英来往,既然他们还在来往,那我就放心了。

    那她就放心了,放心什么?她没说,但李睿却听得懂其中的深意,心情又变得快活起来,却也别有几分震动,难道她要通过事事学习宋朝阳来报复他的背叛?宋朝阳找朱海英过夜,她就邀自己过夜并主动投怀送抱;宋朝阳跟朱海英保持关系,她也就有样学样,跟自己保持私情?换句话说,她还是在利用自己报复宋朝阳?另外,她话里还有额外一重意思:她自知跟自己保持私情并不光彩,心下羞愧,但如果有宋朝阳与朱海英的例子在前,她就没什么顾虑了,岂不是间接表明,她对自己的情意并不真纯,里面倒底掺杂着对宋朝阳的恨意?

    他这边胡思乱想,柔肠百结,彼端孙淑琴又柔声道:你刚说咱俩恢复到以前那样,但你觉得可能吗?李睿违心的说道:可能啊,只要咱俩不再……不再……孙淑琴听到这嗤笑了声,却没说话。李睿也知道自己的话太幼稚,感情都已经发生了,亲热也都亲热过了,怎么可能恢复到从前的关系,面子上倒可以扮回原先的关系模样,但那又有什么意义?讷讷的道:当我没说过好了。孙淑琴叹道:你哪都好,就是想得太多。

    李睿心里暗暗苦笑,大姐啊,什么叫我想得太多?靠,我不想太多行嘛,你可是我老板的夫人,我跟你这样简直就是在悬崖上边走钢丝,不多想一些就会摔个粉身碎骨的,敢情你为了报复他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但我可不能啊,想到这,很觉得自己对老板不起,也没心情跟她聊下去了,闷闷的道:先这样吧,不耽误你午休了。

    孙淑琴跟他客套两句,把电话挂了。

    电话打完,李睿紧皱眉头,开始考虑一个非常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