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对李睿道:小睿,那我可就告诉专案组负责领导了,一切按程序办,最后狠狠判他。李睿道:嗯,没问题,就这么办。你那十万块钱追回来了吗?李婧气道:你别提钱,提钱我就想当面抽那个万金有几个耳光,我是昨天傍晚让人把那十万块给万金有的,他是今天下午被抓的,这还不到一天的工夫,他就已经花出去了四万多,而且他什么东西都没买,是存粹的花钱,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花的,竟然花的那么快。这回必须要让他赔偿,赔不起那就准备接受更重的判罚吧。

    李睿柔声安慰她几句,等她激愤的心情平复下去才挂掉电话,心中却也惊奇不定,万金有原先可都是小打小闹的,怎么消失了这几个月,变得这么厉害了,居然敢冒充省报社的记者来敲诈市政府?他这明显有取经学习的影子啊,否则他自己绝对想不出这么专业的骗局来,估计是遇上某个骗术大师,学了两手,自以为出师了,便回到青阳实践一下,想不到得手没多久就被抓了,接下来等待他的可就是牢狱之灾咯,不过这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自己可也没心情总是想他,还是赶紧去晶晶家里吧,她都等急了呢。

    他脚步匆匆的往院外走去,边走边掏出手机给袁晶晶打电话,等接通后不等伊人开口便道:宝贝我对不起你,刚才有点急事耽搁了一会儿,我现在马上赶过去,马上就到。袁晶晶却好像没生气,语气平静的说道:我说你怎么拒接我电话,我一猜你就在市委书记跟前来着,不方便接听。你快来吧,在我睡觉之前赶到,要是来晚了可别怪我不陪你,哼。李睿嘿笑道:那老婆你洗白白了吗?袁晶晶逗他道:该洗的地方已经洗了,不该洗的地方就没洗,我还等你给我洗呢,呵呵。

    李睿被她说得血脉贲张,差点没起反应,不敢再说什么,一把挂了电话,走到宾馆东门迎宾路上拦车,可是左右望了又望,却也看不见一辆出租车过来,没有办法,只得向北,去红旗路上打车,这样又耽误了差不多五分钟,才终于上车,前往华宇家园。

    路上他又给徐达打去电话,问他晚点儿在哪喝酒。徐达说自己正在菩提寺,跟法愚那个胖和尚谈佛论经呢,而且法愚会留他在寺里过夜,估摸着今晚是不回市区了。

    李睿心下暗暗叫苦,本打算跟晶晶缱绻绵缠之后,通过跟这位老弟喝酒来散发遮蔽身上可能沾染的味道呢,可要是这顿酒喝不成了,自己又该怎么办?推掉这次幽会吧,很对不起晶晶的苦等,而且自己也不愿意;不推掉吧,又怕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唉,算了,不想了,等回家的时候再考虑吧。

    车到华宇家园门口,李睿付了车费,下车后轻车熟路的走进小区,在夜色与路灯生成的阴影与光明交替连接的路上行走一阵,拐入一栋楼里,乘电梯上了楼去,不一时已经出现在袁晶晶家门口,抬手按下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袁晶晶站在门内,一头秀发柔顺的披散在颈间,白面如玉,眉目美艳,身穿一条粉色的睡袍,袍衣在心口那里分叉,露出了一道沟壑与两半雪丘,小腰不盈一握,两腿颀长,袍摆下露出的修长秀美的小腿上着了几乎不可分辨的肤色丝袜,双足踩在双粉色的棉拖里。她似笑非笑、似嗔似怨的瞪着门外来迟的檀郎,表情妩媚勾人,如同一只活的狐狸精似的。

    李睿将她从头看到脚,发现她果然听话的穿了丝袜给自己看,心底大乐,快步进门,一下就把她抱进怀里,两只大手捞起袍摆就往上抚去。

    嗯?哇,还是连裤袜呐,宝贝我爱死你了!

    哎呀,别急,先去洗个澡!

    袁晶晶嗔怨着将他轻轻推开,转身往客厅里去了。

    李睿随手把门关了,走进客厅,把公文包随意抛到沙发上,叫苦道:宝贝我没时间洗澡啊,而且洗了澡会留下破绽的。袁晶晶哼道:我管你呢,反正不洗澡别碰我。李睿将外套脱了,丢在衣架上,走过去从后面拥她入怀,柔声道:不洗了好不好,让我们珍惜时间。说完动情的亲吻她的耳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