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也已经想到这一点,皱眉道:还不清楚,不过这个疑点可以利用起来,说不定能帮陈队长破案。

    宋朝阳点点头,示意陈宽荣继续说下去。

    陈宽荣续道:凶手应该是在击晕徐胜华之后,驾驶他的车辆带上他前往杀人现场实施杀人的,并把死者车辆留在路边,刻意制造他自驾过来自杀的场景,也正因为那辆停在路边的车,才被市北区公安分局的巡警发现现场,也最终导致所谓的自杀现场被我们发现。但经我们的技侦人员在死者座驾里面细致勘查,并未发现任何痕迹遗留,包括指纹、头发、脚印等,这说明凶手在下车之前,对车里所有痕迹进行过清除,好让警方以为,车里没有外人的存在,只有徐胜华自己,是他自己开车过来的,也因此证明自杀的成立。可惜凶手百密一疏,自作聪明,连方向盘都擦拭得干干净净,徐胜华本人的指纹都没留下半个,这不就是欲盖弥彰?如果徐胜华真是自己开车来自杀的,方向盘上怎么会不留下指纹?就算不留下当时的,也会留下以前的啊。

    周元松听到这里点评道:凶手有小聪明,但没有智慧。

    陈宽荣道: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即凶手并没有刻意清除过车内痕迹,但在坐进车里之前,手上带了线织手套,脚上带了鞋套,头上戴了帽子,总之是尽量避免留下任何痕迹在车里,而方向盘上之所以没有留下徐胜华以前的指纹,是因为驾车的凶手在驾车过程中,手上的线织手套不知不觉就把徐胜华以前遗留下来的指纹全部擦除掉了,当然驾车凶手自己并未留意到这一点。这个可能,相比之前的假设,存在的概率更高一点,因为我后面的推论里还有凶手戴了鞋套的证据。

    宋朝阳、杜民生与李睿三人都是听得入了迷,再也没谁插口提问。

    陈宽荣又道:另外,发现死者坠落的机井距离路边有三十几米远,但从死者车辆到机井连线范围内的田地上,并没有留下任何正常的脚印,只在田地松软的某一段留下了几个浅显的徐胜华的皮鞋鞋印,而在鞋印两边,各有一条拖拉连绵的痕迹,经技术鉴定,认为凶手最少有二,且都穿了鞋套,一起抱托着死者走向机井,走路过程中故意拖行,以避免留下任何足迹,而为了让警方相信徐胜华是自己走到机井旁跳下去的,他们脱下徐胜华的皮鞋,用力在地上按了几个鞋印,这便是那几个浅显鞋印的来路。这也充分说明了凶手具备丰富的反侦察能力。不过可惜,凶手再次犯了自作聪明的错误,一,刻意制作的死者脚印,过于浅显,根本不符合正常足迹痕迹;二,拖行的痕迹虽然并不起眼,却过于做作,反而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宋朝阳赞道:分析的不错,调查的也很好,可是陈队长,回过头来,徐胜华亲笔写的遗书又该怎么解释?遗书是他自己写的,他却又是被人杀了的,这岂不是太奇怪了?

    陈宽荣道:关于这一点,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答案,目前已经派出警力,去徐胜华家里以及出现过的地方进行调查,希望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同时我们也正在调取徐胜华那辆车昨晚行车路线的交通录像,应该也会有所收获。

    周元松插口说道:以往我们也经历过类似被自杀的案子,死者被人杀害,但在被害之前,被凶手逼迫写出遗书,凶手以此制造成自杀的样子,好错误引导警方的调查方向,但在这种情况下,死者一般都会情绪失控,笔迹与以往的大相径庭,很容易被警方辨认出破绽来。

    陈宽荣看着他说道:局长,也不全这样,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师傅就破过一个类似的案子,死者也是被人害死的,凶手在杀他之前,逼他写下自杀遗书。他当然不肯写,凶手就狠狠的炮制他,他耐不过酷刑,只好写了,可是最初写的一稿笔迹很难看,完全不是他以前的笔迹模样。凶手大怒,威胁他,把字写好看一点,这样还能有个好死,要不然就拿油锅炸了他。死者没有办法,只得又写了一稿,跟以前的笔迹一样。凶手等他写完就把他勒死了。

    宋朝阳、杜民生与李睿三人听到这里,都是大为震撼。李睿甚至还差点冒出一层鸡皮疙瘩来,心说就是不能跟警察在一块待着啊,鬼知道他们嘴里会冒出什么样凶残暴戾的案子来?胆子大的听了也要吓一跳,胆子小的听了晚上就别想睡了,说不定还要留下心理阴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