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董婕妤横了他一眼,脸上却已经浮现出淡淡的喜意。

    李睿掏出手机,给董金立拨去电话,等接通后,开门见山的说道:金立大哥,水利工程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董金立叹道:哎呀,我正要跟你说呢,那个石大林很牛啊,牛气哄哄的,根本不吊我。我那天找到他,表示对桑白河河道整治清理工程很感兴趣,打算竞标,先来跟他交个朋友,请他出去吃饭,哪知道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给了我一份招标书,就赶我走人,根本没有跟我交朋友的打算。我怀疑啊,要么是那个工程已经内定好了,要么是他石大林已经吃了别人给的好处,要不然他不可能推掉我主动送上门来的好处。当时我只说先交个朋友,没说给他多少好处费,他却考虑都没考虑就推了,可见根本不是钱的问题,我感觉这里面水很深啊,怕是没戏了。

    李睿听得暗暗挠头,倒不是发愁如何帮董金立拿到这个项目,而是担心石大林不吃这个诱饵,那自己就不能利用这次机会置他于死地了,而以后再想找到整他的机会可就难了。

    董婕妤见他一脸愁绪,启唇问道:怎么回事?

    李睿索性把电话打开免提,对着手机说道:既然这样,你也先不要急,我给水利局长张建设打个电话问问,看那个工程是不是已经内定了,你等我消息。董金立听了很高兴,笑嘻嘻的道:好,你要是能给水利局长打个招呼,那这事儿八成还有戏,哈哈,老弟全拜托你啦。要是能把这个工程拿到手,咱们兄弟有钱一起赚。

    这话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如果李睿能帮他拿到这个工程,那李睿自己也少不了好处。

    李睿听后笑了笑,没说什么,挂掉电话,随后给张建设拨去电话。

    董婕妤见他一个劲儿的打电话,也没空理会自己,便转身出了客厅,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听了,彼端响起张建设爽朗的笑语声:哎唷,小睿老弟,有什么吩咐?李睿陪笑道:张局您这话可是打杀我啊,我李睿不论到什么时候也不敢吩咐您啊?在职,您是我上级;在私,您是我老大哥,我只有敬您爱您,求您帮忙,怎么敢吩咐您?这话张建设非常爱听,哈哈大乐起来,道:老弟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说吧,你有什么事,能帮上忙的你老哥我绝对不推辞。李睿也没客气,直截了当的问出心中所想:我听说水利局新近有个桑白河河道整治清理工程在招标,我就想问一句,这个工程是不是已经内定好了?

    张建设明显的愣怔了一下,过了忽儿才笑问道:老弟,是不是你想接这个工程?李睿忙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是有个朋友想接,我只是帮忙问问。张建设道:要是老弟你想接,我说什么也得帮你拿到手;要是你朋友,呵呵,就有点难办了。李睿问了一声:哦?里面的水还挺深?张建设笑道:也不算深,也不怕告诉老弟你,这工程确实是内定了的,内定的是局里常务副局长王广来跟局办主任石大林合股的一家小公司……

    李睿听了这话,立时恍然大悟,怪不得石大林问都不问董金立能送上多少好处,就干脆利落的赶走了他,敢情这个工程内定给了石大林自己入股的公司,这就不用问了,董金立送上的好处再多,又能多过石大林自己从中赚下来的钱吗?就算能多过,能塞得石大林眉开眼笑,可这个工程里还有水利局常务副局长王广来的一份利益呢,石大林又怎么敢不让上级领导赚钱?所谓断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啊,何况是断上级领导的财路,石大林作为局办主任、官场中的老油子,怎么可能不懂这种潜规则?

    如此说来,还真是很难帮董金立拿到这个工程了,类似的工程,跟竞争同行手里还可能抢得到,可是从招标方的手里又怎能抢得到?

    不过,李睿并没有就此失落,因为他从张建设的话里,找到了石大林另外一个破绽,就是他以官身开公司,如果揪住这一点好好查查的话,还是可以扳倒他的。只是水利局常务副局长王广来就要被他牵连了,正是躺着也中枪。

    李睿想到这,笑着对电话里的张建设道:好,既然是这个情况,那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