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摆手道:不用客气,呃……我先走了。张子潇听得眉头一皱,低垂眼皮,打量他的穿着打扮一番,又抬眼瞪向他,眉目颇为不善,语气冷淡的问道:我是鬼?李睿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话,愕然反问道:什么?张子潇不耐烦的加重语气说道:我是鬼吗?李睿还是不理解她的意思,陪笑道:你怎么是鬼了,你……你是人啊。张子潇鄙夷的瞪着他道:既然我是人不是鬼,又不会吃了你,你这么急着躲开我干什么?

    李睿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敢情她是发作自己多次提出要走啊,心下非常好笑,这位姐真是一个妙人儿啊。当然,她的妙处自己以前就体验过了,确实非常妙,妙不可言,陪笑道:我没有躲开你啊……张子潇截口道:没有躲开我?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提出要走了。短短的一分钟不到,你三次提出要走,不是躲开我是什么?这下李睿说不出话来了,只能陪以歉意的笑容。

    张子潇还没罢休,又哼了一声,道:我刚才已经说了,等我下,我跟你一起走,你没听到吗?还是听到了故意跟我作对?李睿陪笑道:呃,我……张子潇面色冷冰的朝他走了两步,直走到他身前也没停下,几乎已经贴到他身上了,却还是继续往前压迫他,冷冷地问道:你什么你?我很讨厌吗?要让你躲瘟神一样的躲着?

    李睿被她压迫得不行,不好站在原地不动,只好步步后退。张子潇见他后退,就继续压上。两人你退我进,很快李睿就退到了墙上,再也无路可退,张子潇却也紧紧贴在他身上,与他举止十分亲密。

    李睿往后仰着头,后脑壳已经全部贴在了墙上,苦着脸道:别闹,让别人看到可不好。张子潇闻言,白腻如玉的腮边划过一抹讥笑之色,转头看了看通往洗手间的入口通道,又转回头来盯着他,道:凭什么你说别闹我就不闹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我今天就要跟你闹!你怕被别人看到是吗,好啊,那我们去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好了。说着话,左手抬起,抓住了他的衣领,侧过身,推搡着他往男厕所门里走去。李睿大吃一惊,叫道:你要干嘛?却也不敢反抗,生怕激怒了她,招致不可预料的可怕后果。

    张子潇嘴角噙着冷笑,把他推搡到男厕所里面,瞥见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三个厕间都开着,便抓着他走到最里面一个厕间门口,一抬手就把他推了进去,随后自己也走进去,反手把门锁了。

    李睿又惊又怕,低声道:你疯啦?这可是男厕所。张子潇冷笑道:男厕所又怎么了?我来不得吗?我告诉你,我上男厕所的时候你还没生下来呢。说完走上两步,又逼到他身前。李睿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后退,很快就退到了马桶与内墙的角落里,动弹不得。张子潇停在他身前,脸色凶横的瞪着他,秀眉挑起,檀口歪斜,一副黑涩会大姐大的模样,凶巴巴的道:说说吧,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跑?我是长得丑呢,还是你欠我钱了,又或者我想赖上你?

    她语气充满恼羞的意味,像是着恼了,事实上,这位张大小姐还真是生气了,因为她自忖以自己与眼前这个家伙的非正常关系,如果两人像今天这样无意间陡然撞上,那么第一时间内想要躲开对方的应该是自己而非是他,靠,他算个什么啦,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罢了,自己却是省城名媛、堂堂的省长千金,如果分别权衡两人曾经的一宿情关系对彼此造成的影响,那么不论是从声誉、风险……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自己受到的影响与伤害最大,尽管这小子人品还过得去,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危害,但理应是自己保有优先避开对方的权利。可为什么这个权利却被这小子先用上了?倒像是自己长得丑想要赖上他,他避之不及的模样。

    张大小姐一想到这一点,就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就郁闷得不行,就想羞恼成怒,因此最初还是平和冷淡的态度,忽忽之间就变得凶蛮霸道,摆出了大小姐的脾气。

    更让张子潇郁闷的是,以自己的容貌身材气质,不论走到哪里,那里的男子都会趋之若鹜,与自己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