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春风一度后,李睿又见过张子潇两次,最后一次也是在省城,还是在圣诞平安夜的天主教堂里,不过那次他刻意躲开了对方,免得被她识破真实身份与见面尴尬(当时与青曼、紫萱二女在一起),却没想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在今天又跟她撞上了,而且撞了个当面,想躲避都来不及,天底下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了吧。

    妈的,省城可也太小了吧!

    李睿恶狠狠的在肚子里骂了一句,看着对面张子潇那诧异之外别有三分古怪的表情,只能是陪着笑打了个招呼:原来是你!你好,又……又见面了,呵呵。

    其实,他有一百个理由在见到张子潇这位老情人的时候欢喜高兴,但他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被对方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旦被她知道真实身份,尴尬倒还是次要的,就怕她想到更深层次的内因上去,譬如自己为什么要用假名骗她?那样就可能牵连到与自己联手耍她的刘安妮头上去。在这种心理暗示之下,他每次在公众场合下见到这位冤家,第一念头都是躲开她,而非上前跟她叙旧。哪怕内心深处已经深深刻下了她的影子。

    张子潇蹙着秀眉,表情古怪的看着他,半响开口问道:你怎么来省城了?李睿暗叹口气,不忍骗她,却也没有对她实话实说,只含糊的对她道:办点私事,办完了就回了,呵呵,你……你呢?张子潇道:我一直就在省城啊。李睿道:我是问你怎么会来这座酒店。张子潇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哦,帮我爸出个份子。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出份子?她不会也是出的徐庚年婚礼这桩喜事的份子吧?想想倒也很有可能,她爸张高松在出任山北省长之前,是在山南省当省委副书记的,与徐庚年说不定是老相识老朋友,老朋友结婚,当然要出份子了,自己赶不过来,让家人代劳也是一样,这么一想,暗道一声糟糕,自己凑巧撞上她也就算了,难道还要跟她同在一个宴会厅里待上两三个小时?光是自己跟她同处一厅倒也并不害怕,可自己身边还带着个董婕妤呢,谁知道董婕妤会不会有意无意的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给她?另外,这么长的时间里,跟这么一位性格火爆冲动的大小姐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谁也料不到。可是现在想要离开婚礼现场躲开她,却也做不到了,这么一想,头疼不已,忽然有点后悔大老远跑过来参加这次婚礼。

    此时,张子潇在陡然撞见他之后所产生的惊讶已经慢慢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对他的浓厚兴趣,凝注他的侧脸,说道:咱俩真的很有缘,好像不论在哪都能碰上。

    这话李睿也只能表示认同,最早几次跟她打交道,都是怀有目的刻意的去接近她,但是自从两人发生关系她回到省城以后,再见面凭的可就是她嘴里所说的有缘了,心下也是暗暗怀疑,难道冥冥之中自己与她真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否则省城又不是没有男人,而自己又远在青阳,老天爷怎么会让她千里迢迢跑到青阳去然后让自己做她第一个男人?回想起当夜发生的一幕幕,心下又是得意又是愧疚,很想补偿她一下,又不知道怎么补偿她,心里明白自己跟她不能走得太近,否则迟早酿出大祸。

    他没有过多的胡思乱想,匆匆洗完手,从旁边壁上的抽纸盒里抽出两片纸,胡乱擦拭双手,转头对她歉意一笑,道:今天没有什么时间,要不然我一定请你吃饭,只能改天再见再说了,我先走了啊,拜拜。说完转身欲行。

    他这说的当然是场面话,现在的他,唯恐避开这位姐姐不及,躲都来不及呢,又怎会真心请她吃饭?当然,如果把当下换成另外一个场景,换成一个只有他跟她两个人存在的地方,他还真不介意请她吃饭,甚至是愿意供她驱遣,为她做点事情。

    子潇,对不起了,我喜欢你,但又必须躲着你……也许,咱俩之间本来就是一段孽缘吧。唉,要是当初什么都没发生该有多好?

    李睿心底默念出了张子潇的芳名,心情忽然变得有些沉重,就连提脚迈步都有些吃力。

    张子潇却没打算让他轻轻松松离开,闻言启唇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