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耀祖敏锐的察觉出了儿子对自己这番劝告的不以为然,估计他也不会真听自己的话停手,那小子有股狠劲儿,不下决心是不下决心,一旦下了决心,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一定要把对手置于死地不可,这一点跟自己年轻的时候很像……啊,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

    孙耀祖一时间陷入了对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中,但他没有陷入太深,很快回过神来,咬了咬牙关,走到门口,将门轻轻拉开,迈步走了出去。

    下楼,开门,离家,斜穿马路,当他最后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三号小楼的院门口。他面色阴郁的看着黑糊糊的院门,又仰头看看院里已经熄灯很久的小楼,仿佛已经看到了于和平那张面带嘲笑鄙夷之色的老脸。

    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孙耀祖苦涩的扁了扁嘴巴,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来,按下了门上的门铃按键。

    几分钟后,孙耀祖被让坐在了小楼一层客厅里的沙发上,于和平没坐,站在茶几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带着惊奇且犹疑的神色,显然是没想到大半夜的他会突然上门作客,当然,眼底深处还存有几分残忍的笑意,仿佛一只狡猾的独狼正在望着一头奄奄一息的病虎那样。

    耀祖,你可是稀客啊,我都不记得你上次来我家串门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呵呵,这大半夜的,你可是打搅了我的美梦咯!

    于和平语气显得轻松之极,一如强者面对弱者、胜利者面对失败者。

    孙耀祖可没心情跟他胡扯撩闲,定了定神,抬起头用恳求的眼神看向他,道:老于,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们父子一马。

    于和平心头一跳,登时明白了他的来意,他这是上门求饶来了,可问题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阴谋对付他呢?莫非是季刚四处奔走做事的时候不小心,泄露了风声出去?还是某些关键人物背叛了自己,又投回了他孙耀祖的怀抱?记得下午他倒是去过宋朝阳那里,可宋朝阳也应该不知道自己正在对付他孙耀祖啊?嘶……真是奇怪,奇怪之极。

    他噫了一声,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道:老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呵呵,你可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市长、常委序列里的二号人物,整个青阳除了宋朝阳,就你说了算,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应该是我求你放我一马啊,怎么可能你求我放你一马呢?你是睡糊涂了吗?哈哈,哈哈哈。

    孙耀祖对于他的冷嘲热讽,如若不闻,脸色平静的说道:只要你能放过我们父子,你提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于和平见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不再纠结于他是如何得知自己在对付他的,鼻子里哼了一声,走到茶几一端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斜眼觑着他,道:孙耀祖,你这是在求我吗?孙耀祖微微垂首,默默的点了点头。于和平得意一笑,道:我倒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胸怀,竟然能大半夜跑到我家里来当面求我,你这是为了你的市长宝座啊,还是为了你儿子啊?孙耀祖嘿然叹道:家门不幸,生了个孽子啊。于和平一摆手道:既然你是来求我的,那就要有求我的态度,你应该先说说看,能答应我什么条件,或者说能给我什么,而不是要我说条件。

    孙耀祖对他这个问题,来之前已经有了考虑,闻言不假思索便道:只要你高抬贵手,自此以后,我孙耀祖惟你马首是瞻。于和平鼻间轻嗤,转开脸去,淡淡地说: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想要什么啊,或者说,你还贪恋着那东西不肯撒手。孙耀祖听得懂他的意思,咬了咬牙,下了决心,道:你放我父子一马,自明天起,我称病在家,同时给省委组织部与省领导写信辞职,并在日后省委组织部考察新任市长人选时,力荐你为新任市长。当然,若省领导向我询问可接替市长人选的时候,我也会推荐你。另外,所有的民主推荐,包括会议推荐与个人谈话推荐,我都会推荐你。

    于和平呵呵笑了两声,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讥笑之意已经尽去,取而代之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孙耀祖打量了他的脸色一番,又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