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于和平摇了摇头,假作随意的说道:最近市里出了件大事,不知道朝阳你听说了没有?宋朝阳笑着问道:是什么事啊?心中一动,不会是这老家伙已经猜到方才孙耀祖的来意,生怕自己与他联手,合力度过此劫,所以特意前来将自己的军了吧?于和平两只老眼定定瞧在他脸上,道:据说,有位衙内,与一群狐朋狗友在一起,轮了一个来自市音乐学院的女孩子,并最终逼得她在盛景大酒店高层跳楼惨死……边说边仔细观察他的脸色变化。

    宋朝阳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自己刚刚担心他此番前来是将军来了,没想到就真是这个样子,他如果真将这件事跟自己当面挑明的话,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就必须表明一个态度了,不仅不可能暗里帮着孙耀祖过关,反而还要站在大义的角度上,按照相关法律党纪,对他父子进行处理呢,就算处理不了,也要上报省领导知道,如此一来,此獠反倒不须他自己动手了,通过利用自己这把锋利的刀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还会害得自己跟孙耀祖反目成仇……嘶,我的老天,这老家伙居然如此狠辣老谋,步步进逼孙耀祖也就算了,怎么如今还要把自己拖下水呢?

    他脸上平静如恒,心里却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尽管极不愿意相信自己现在所面对的情况,但很明显,事态正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当然了,这里的不可控,是针对自己与孙耀祖而言的,而对眼前这个老家伙来说,却是可控的,而且正在按他设想的那样一步步走向他最终想要的结果,可恨自己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除了随波逐流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好办法。唉,孙耀祖这个老糊涂啊!要不是他糊涂,怎么会把自己也牵扯进来难以自拔?

    他心念电转,没有过多犹豫,淡淡地说:这件事我倒是听说了,不过内情却不清楚。对了,你说的衙内,是什么意思?于和平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不会连衙内都不知道是什么吧?衙内,就是老百姓给那些官二代们起的雅称啊。宋朝阳哦了一声,未置可否。

    于和平见他对此事表现得不怎么感兴趣,越发证实了心底的猜测--刚才孙耀祖来他这儿待了两个钟头,果然是会无好会,至少对自己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暗里冷笑一声,心说宋朝阳啊宋朝阳,今天我要不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怕你永远不把我于某人放在眼里,哼哼,咱们慢慢玩,走着瞧,道:那个衙内仗着自己是高官之子,不仅敢于率众轮女干花季少女,更敢在事发之后,调动市公安局来毁灭罪证、混淆黑白,污蔑人家是跳楼自杀。这种恶行在咱们青阳历史上简直可以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丑陋黑恶令人发指……朝阳书记啊,你身为市委书记,这种事不打算管一管吗?

    宋朝阳别提多尴尬了,那种被人逼宫将军的味道比黄连还苦,比蛇胆还腥,比赤脚走在烧红的钢板上还要痛苦,心里却也明白,这一次怕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自己最终要沦落为此獠手里的快刀,暗叹一声,咬着牙说:竟然有这种事?于和平嘿嘿冷笑道:也不怪你不知道详情,因为此案发生以后,那个衙内的父亲,也就是那位高官,不仅置若罔闻,有意放纵其子的杀人罪行,还特意授命市公安局相关领导,对此事进行掩盖压制,全力维护其子的声誉与安全。连市公安局都不敢大肆宣扬,都要小心低调的遮掩此事,试问你又怎么可能知道的太多呢?

    宋朝阳硬着头皮说:和平书记啊,你这么说,可有证据?于和平笑眯眯地说:有啊,不仅有,而且相当有,没有证据我怎么敢这么说呢?宋朝阳问道:证据在哪?我可以看看吗?于和平呵呵一笑,故作洒脱的靠在沙发背上,道:朝阳啊,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位高官是谁吗?是谁身为党员身为国家干部身为一地之父母官,却敢罔顾党纪国法,帮儿子做出这么伤天害理、无法无天的丑恶罪行来?又是谁敢不顾及自己的尊严脸面、不怕老百姓咒骂断子绝孙,也要护住自己的儿子?哼哼,这样的人啊,别说不配为一个领导干部,我看他连人都不配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