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大惊失色,有躲开的,也有上去拦阻的。丁怡静冷冷地看着李志超冲过来,忽然开口说道:李志超,你发什么酒疯啊?你喝得起喝不起?李志超愣了下,一脸无辜而又气愤的指着李睿说:他……他特么的竟敢亲你,他凭什么亲你?妈了个比的,我擦他祖宗!丁怡静站起身道:他凭什么亲我?凭我喜欢他。你不服啊?李志超惊怒不已,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特么的……丁怡静不再理他,拍拍李睿的肩头,道:走吧,不吃了,没劲!李睿鄙夷的看了李志超一眼,起身要走。

    李志超骂道:李睿你特么别走!说完又冲上去,扬起酒瓶就冲他头上砸去。

    李睿手疾眼快,将丁怡静扯到一旁,斜身后退两步,抬起一脚踹向李志超的肚子。那边厢于震也加入了战团,扬起拳头冲李睿脑袋砸过来。

    杨鹏忙起身拦他,李睿余光看到这一幕,道:杨鹏,别拦他,放他过来,你带丁怡静先出去。

    杨鹏知道李睿的功夫,李志超与张兵、于震三人虽是狠角色,但那也要看跟谁比,跟李睿比可还是差得多,便答应下来,拉着丁怡静退到了包间门口。

    张兵夹在中间颇有些左右为难,于理是该帮李睿,于情却又不好意思冲李志超于震二人下手,便叫道:别打,有话好好说!

    李睿道:张兵你也退开,别掺和!

    张兵叹了口气,也走到了包厢门口。

    于震见他居然听李睿的话,立时大怒,指着他破口大骂,骂他不讲义气,背叛了老朋友。

    李睿本来是想狠揍李志超一顿来的,可是眼看于震这个狗腿子比他还要嚣张,就存心连他一起打了,见他指着张兵大骂,纵身过去,随手就是一拳。于震论身高论力气论功夫都不如他,刚才之所以敢主动动手,是想跟李志超左右夹击,一起揍他,现在见他打过来,哪敢抵抗,忙退开两步。李睿紧追不放,猿臂探出,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服,把他拉到身前,冲他太阳穴上就是两拳。于震脑袋一阵眩晕,立时被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李睿转身见李志超冲了上来,两手提起身前一把椅子往他身前撞去。李志超手里的酒瓶没能砸到他,反被椅子撞到胸口,别提多疼了,却也激起了凶性,用酒瓶去砸他的手臂。李睿把椅子往他身上一扔,也没管砸中没砸中,绕开去对准他的左肋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上面。李志超身子往酒桌上一侧歪,差点没倒在上面。李睿趁机冲上去,对他兜头一顿乱打,只是几下,就把他打得晕头转向,歪倒在地,鼻血玷污了雪白的地砖。

    将两人打趴在地下以后,李睿没感觉出了胸中一口恶气,反而越来越烦躁不安,也不知道心情怎么那么糟糕,只想打人,只想发泄,只想消灭自己看不顺眼的一切事物。

    丁怡静走上前道:算了,走吧,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呢。说着还拉了他一把。

    李睿指着李志超说:李志超,废话我不跟你说了,我就想问问你,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特么的又是怎么对我的?李志超羞愧不能言,却依旧恶狠狠的瞪着他,好像老婆被他抢走了似的。李睿故意把丁怡静搂到身边,冷笑道:我告诉你,丁怡静从初中就跟我好,到现在还是跟我好,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你再敢打她的主意,别怪我翻脸不认老同学。说完搂着丁怡静转身就走。

    杨鹏给李睿抱不平,骂道:李志超,你真特么不是个东西!李睿对你多够意思啊,帮你当了区工商分局的副局长,你特么还好意思跟他动手,还要拿酒瓶儿开他的瓢儿(北方土语,即头颅),你特么是人吗?有你这么干的吗?你特么良心都让狗给吃啦?我真特么替你丢人!李睿拍拍他的肩膀,道:走吧,不说了。杨鹏不依不饶的骂道:李志超,就特么冲你这操性,你也有不了朋友。我今天就跟你掰了,以后别特么理我!

    四人来到外面走廊里,李睿说:刚才没吃好,再吃点吧?张兵最机灵,第一个抢着说:不用了,我都吃饱了。杨鹏也说:你点了那么多菜,我早就吃好了。说完看看丁怡静,道:你们俩再找地方吃点吧,我跟张兵就先回家了。李睿也没了再吃的心情,之所以这么说,只是跟二人客气一下,见状便道:好,那今晚就先这样吧,下次我再请你们。

    四人下楼,李睿走到前台那里结账。

    前台那儿的经理一看是他,忙道:李处长,用不着,我们老板早就有吩咐,只要是你来吃饭,一律免单。李睿心里感念郑老瘸子的仁义,脸上也见了笑,说了声谢谢。

    四人来到门外,李睿摸出宝马车钥匙给丁怡静,柔声道:你先上车。丁怡静淡淡地说:你们还要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吗?李睿对她笑了笑,道:就是双河县那个加工厂的事,你肯定没兴趣听。丁怡静果然没兴趣,转身往停车场去了。

    等她走远以后,李睿看看张兵,对杨鹏道:我打算让兵子接你的差。你忙完了那个互助林木种植基地的事情之后,就把厂子交给他,回到市里来,我另有事情给你做。杨鹏很是诧异,却也没多问什么,道:行。李睿道:你什么时候去双河,就让兵子跟你一块去,慢慢把厂子里的事情交接给他。说完对张兵道:你去了厂里后,多看多学多问,争取尽快熟悉厂子里的情况,把厂子做大做强。出了成绩,我让老板给你发奖金。

    张兵听他兵子那么一叫,就知道他已经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了,非常高兴,又见他当面吩咐杨鹏把厂子交接给自己,更是激动得不行,道:你放心吧,我一定跟杨鹏多学多问。

    李睿亲热的揽住二人的肩头,道:虚的我就不说了,咱们是老同学,那就是铁哥们。以后有钱一起赚,一起往好里发展,也不枉咱们同学一场。

    杨鹏与张兵都很兴奋,都是连连点头。

    杨鹏说:我正要跟你说呢,托你介绍的那几位领导的福,咱们厂里的产品在年前可是卖疯了,库存全给卖光了,不得不紧急从厂子里调货,哈哈,赚了一大笔。李睿微微一笑,道:这用不着说,心里有数就行。

    张兵回头望了望酒店里面,忽然面带深忧的说:一个李志超,一个于震,都是报复心特别强的人,小睿你今天打了他们,怕他们要报复你呢,你可得小心着点。

    李睿笑了笑,不置可否,心里暗想,我巴不得他们俩出手报复我呢,只要他俩敢出手,就往死里收拾他们,正所谓无毒不丈夫,这回干脆就拿他俩开刀立威好了,也让人们看看,我李睿不只有热心仗义的一面,也有狠辣无情的一面,只看对谁了。

    三人就此分手,各回各家。

    李睿进到车里坐好,一把抓起丁怡静的玉手,提到嘴边狠狠亲了一口,道:亲爱的,你今天给我面子算是给大了,我爱死你了!丁怡静没好气的夺回手去,道:我困了,赶紧送我回家。李睿嬉皮笑脸的说:静贵妃下旨,微臣岂敢不尊?微臣接旨,走着!说完发动车子上路。

    等车上路后,丁怡静道:刚才你要跟李志超他俩打架呢!不觉得自降身份呀?李睿叹道:哎呀我的宝贝,你以为我愿意跟他们动手啊,还不是被逼到份上了?我不动手他们就打过来啦。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老公光挨打不还手?你没看李志超那架势啊,好家伙,酒瓶子都抡起来了,那是要开我瓢儿的意思啊,是可忍孰不可忍?男人,该雄起了就得雄起一把!丁怡静好笑不已,眼波流情地横他一眼,道:那也赖你!还不是你得瑟?明知道他喜欢我,还故意当着他面亲我。要我说就是你自找。李睿笑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还是怪他。他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要跟我抢,那不是自找别扭?

    两人一路说笑,很快就到了丁怡静家楼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