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结果吕万林到了学校以后,反诬说是我儿子跟他儿子打架,而他儿子吕兵也被打伤了。我请学校领导与老师主持公道,可是校方畏惧吕万林的势力,根本就不管。我去吕万林家里讲理,被他叫人打了一顿。他还威胁我,说再敢闹事,就让学校把我儿子彻底开除。我实在没有办法,就又去县公安局找你这个局长,想请你主持公道,结果一进局里就让人给轰出来了。

    我前脚刚被公安局轰出来,我儿子学校就打来电话,告诉我说我儿子因为打架斗殴被开除了。我问吕兵开除没,学校领导告诉我,吕兵是被打的一方,是受害者,怎么能开除呢。当时我就骂他,我说我艹你姥姥,你特么好坏不分啊。他听了就把电话挂了。我当时差点没气死,我气得实在不行,就去县政府找县长说理,还是被轰出来,再去信访办,人家也不管。

    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啊,李局长啊,你说要是把你换成我,你碰上了这种事,你能怎么办?孩子在医院里面急救,家里没钱付医药费,又被学校开除了,一点前途都没了,对方又死不认账……特么比的吕万林他老婆还要跟我要五万块的精神损失费,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我特么砍她五菜刀,看她还敢要不!

    李水听他前面说,曾去公安局找自己主持公道,却没见到自己,这才怒而杀人,本来以为,自己这个公安局长负有一定程度的责任,很可能被县领导批评,可是又听他说,去找县长也被轰出来了,这才松了口气,心下暗忖,如何在这件事里尽量规避自己的责任,无非是:堵住这老小子的嘴;命人做审讯笔录的时候动动手脚;粉饰这老小子与吕万林一家的真正矛盾等几种法子,虽说有点困难,却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善后没问题,那么这件凶杀案完全可以变成一桩普普通通的刑事案件,就不会惊动县领导,自己也就更不会受到什么波及。

    他想到这里,没再理会这个老年男子,转身走了几步,对身旁跟着的县局办公室主任低声吩咐道:马上回局里安排紧急会议,召集班子成员与刑大的领导开会。

    次日上午,李睿刚刚上班没一会儿,就见师傅袁小迪急匆匆的找了过来,忙起身相迎。

    袁小迪直接绕到他办公桌里面,没有客套,低声道:有这么一件事,你看看有没有必要叫宋书记知道……打开市委书记信箱。李睿哦了一声,在电脑上登陆了市委书记信箱。袁小迪用手指着收件箱里一封信,道:就是这个,《为可怜的行凶者鸣冤:定县公安局一个尚未泯灭良知的小警察的呐喊》,你点开看看。李睿舞动鼠标,将这封电子信件点开,很快出现了一页长达几十行文字的内容,凝目看去。

    这封信内容很简单,作者的口吻也很朴实,一上来就写道:尊敬的市委书记,您好,我是定县公安局一名普普通通的小警察,昨天晚上参与审讯了一件发生在我县公安局家属院内的灭门凶杀惨案,并亲耳聆听了行凶者的悲惨经历,稍后又亲眼目睹了疯狂暴力的同事们对这位年近六十的可怜行凶者的凶狠殴打……

    李睿看到这里已经是触目惊心,抬头跟师傅对了个眼神。袁小迪叹道:你看完它!

    李睿一目十行的将这封信件看完,看完后已经是气得五内俱焚,腾地一下子站起来,怒道:宋书记昨晚还在担心类似这种事会层出不穷的发生,想不到这么快就真的又发生了一例!

    这封来信的作者署名是定县公安局的一名普通刑警,匿名。在信里,他详细写明了昨晚上所听到所看到的一幕幕惨剧,因为所听所见所感分外悲惨,所以忍不住动手给市委书记信箱与市长信箱分别写了电子邮件。在邮件的末尾,他特意提到,之所以越级麻烦市委书记您,是因为我局局长李水在定县一手遮天,与县领导关系莫逆。我若是给县委书记或者县长写信的话,我自己也可能不保。

    他在信里详细道明了王小宁之父王福胜与吕万林一家的恩怨过往、王福胜去各级机关单位求助被拒的事实、王福胜行凶的过程、局领导下令修改审讯笔录并强制王福胜按手印画押的情况,以及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