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书瑶把他领到洗手间,看着他洗手。

    李睿边洗手边说闲话:你这哪是宿舍啊,你这明明是公寓。凌书瑶道:我级别高一点,所以分到的宿舍就好一点。别人的都是单间宿舍。李睿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在市区有房吗,还能领到宿舍?凌书瑶道:要就有呗,你要你也有。李睿开玩笑道:我就不要了,我要是需要住宿舍了,就过来跟你凑合吧,毕竟跟你住习惯了。凌书瑶听了他这讨便宜的话,倒也不生气,道:行啊,你过来住没问题,不过每天晚上都得伺候我洗脚,而且睡觉的时候你要睡外面沙发上,我睡里屋席梦思上。

    李睿这时候手已经洗好了,凑到毛巾那里去擦手,听了这话,想起了之前下乡扶贫的时候给她洗脚那次,两人在火炕上闹的小暖昧,不由得有些心动,笑着瞥她一眼,道:伺候你洗脚没问题啊,又不是没伺候你洗过。不过好歹也是伺候你一回,你都不让我睡床,太抠门了吧。凌书瑶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的床太小,睡不下两个人。李睿见她不说没有两张床,而是说一床不能睡俩人,好像是故意把自己往暖味的道儿上引,忍不住好笑,道:谁说的,我去瞧瞧。凌书瑶道:瞧瞧就瞧瞧,难道我还骗你呀。

    等擦干手后,李睿来到卧室里,凝目看时,屋里一张席梦思床果然不大,说是双人席梦思,其实只比单人席梦思大那么一点,两个人睡确实有点勉强,也只能两个身材适中的人睡,要是两个胖子那就肯定睡不下了,转头看了看凌书瑶的苗条身姿,又看看自己的块头,笑着点头道:是不大,不过睡咱俩没问题。凌书瑶忍俊不禁,白了他一眼,道:睡哪儿的事情先不讨论,你想留下来是吧,行,先给我洗脚。李睿摇摇头,道:应了你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你以为给女人洗脚很美啊?要是洗完脚有足够的好处,我才答应;要是一点好处没有啊,那我现在就走。凌书瑶鄙夷的撇撇嘴,道:你想要什么好处?睡床?李睿只是面带笑容看着她。凌书瑶点点头,道:行啊,你伺候我洗脚,我让你睡床。

    李睿正要答应,忽听窗外响起了野猫叫一春的声音,那母猫撕心裂肺的惨嚎着,给不知道内情的人听了去,还以为猫崽子被人抢走了呢,谁又听得出来它只是在呼唤异性猫友?

    在这野猫都叫一春的夜里,李睿心里也有几分小心思,哪怕并没幻想跟凌书瑶有什么实质关系上的突破,不过跟她搞搞小暖昧还是很享受的,便道:好啊,你告诉我洗脚盆在哪,我这就去给你打水。

    五分钟后,凌书瑶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脚前摆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洗脚水,李睿蹲在洗脚盆前,笑眯眯的看着她。凌书瑶似笑非笑的横他一眼,将两只纤瘦的脚丫从棉拖里提出来,递到他面前。李睿便一手一个抓住,按到了洗脚盆里。

    嘶……烫!

    凌书瑶惊叫了一声,将双脚从水盆里提了出来,怨艾的瞪了李睿一眼,撒嗔说道。

    李睿奇道:烫吗?我手怎么没感觉?烫哪了?我给你揉揉。凌书瑶恨恨地说:你手皮糙肉厚,当然没感觉了,我看你是故意烫我的吧。说完挥舞两腿,将脚上的水渍都甩到他身上脸上。李睿急忙抓牢她的脚丫不让她动,笑道:别闹,我怎么可能是故意的呢,我可舍不得烫着你。凌书瑶哼道:反正我是烫着了。李睿道:你别闹,我给你揉揉,实在不行还给你吹吹。凌书瑶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李睿抓着她这对玉足轻轻揉摩,过了会儿问道:不疼了吧?凌书瑶嗔道:快洗吧你,哪那么多话。

    李睿便开始正式给她洗脚,其间自然少不了大吃她这对脚丫的豆腐,等洗完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他用毛巾小心翼翼的将凌书瑶的双足擦拭干净,又给她塞回棉拖里,等抬头看时,却见伊人正柔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笑问道:你看什么呢?

    凌书瑶摇摇头,示意自己没看什么,柔声道:你倒洗脚水的时候,顺便洗漱吧,用我的牙具就行。李睿听得心中一动,她接受自己留宿了吗?试探着问道:然后呢?凌书瑶奇怪的问道:什么然后?李睿道:就是洗漱完了之后呢。凌书瑶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道:洗漱完了当然是睡觉了。李睿笑着说:怎么睡?凌书瑶眼眉一挑,不无戏谑的道:你睡卧室床上,我睡外面沙发。你不是想睡床嘛,我让你睡!你这下可以满意了吧。李睿这才知道她在戏弄自己,可怎甘心被她戏耍,道:那怎么行?我当客人的把主人赶到沙发上去睡,像什么话?那样的话我还不如回家去睡呢。凌书瑶扁了扁嘴,鄙夷的道:打的旗号倒是漂亮,却是一肚子坏心眼,哼。李睿笑道:我哪有什么坏心眼,我只是想睡觉,单纯的睡觉,你不要想太多。

    凌书瑶却不理他了,从沙发上站起身,穿着拖鞋踢踢踏踏的去了卧室,甩下一句话:洗漱出来把客厅里的灯关了。李睿又惊又喜,如何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她不仅愿意留自己过夜,还愿意跟自己同床,这岂不是说……嘶,这女人可真是个妙人啊,也不枉自己辛辛苦苦为她奔忙这一趟,忙端起洗脚盆去了洗手间……

    他匆匆洗漱完毕,从洗手间出来后又把客厅灯关了,等走进卧室里,见凌书瑶已经钻进被窝里躺下了,席梦思上只有一床被子,她躺在席梦思靠内的一侧,倒是给自己在靠外侧留着一个窝儿,看到这一幕,暗暗欢喜,毕竟能与伊人睡在一起了,嘴上却光明磊落的道:咦,怎么只有一床被子啊,那我怎么盖?凌书瑶也没理会他的话,说道:关灯。李睿这便知道她的态度了,心下欢喜,也没再废话,先把灯关了,随后走到床边,无声无息的将衣服脱掉,穿着秋衣秋裤钻进被窝里。床实在不大,所以他钻进去以后,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凌书瑶的身体。凌书瑶对此倒也没有什么厌烦抗拒的表现,任他贴着自己。

    床上只有一个枕头,凌书瑶自己枕着。不过她用自己的衣服给李睿做了一个枕头,睡上去虽然没有真正的枕头舒服,但总比没有的好。

    李睿想到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自己与这个美女副调研员同床共枕在市委宿舍里面,哪怕不能亲热,倒也不失为一段美好的经历,心中旎旖涌动,就往她身后贴了贴。凌书瑶对此还是没有任何抗拒抵触,李睿便咬了咬牙,凑过去将她身躯拥入怀里,心想,既然都让自己钻她被窝了,那抱一抱她总是没关系的吧。

    凌书瑶忽然出声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李睿故意装傻道:啊?什么狐狸尾巴?凌书瑶哼道:刚才是谁说来着,只想单纯的睡觉,那你这是干嘛呢?李睿笑嘻嘻的说:我有点冷,从你身上取取暖。凌书瑶便没再多说什么。

    佳人身躯软柔之极,又充满热力,抱在怀里身前实在是种非常好的享受。李睿感受着她身躯的柔软,鼻间闻嗅着她发丝间的清香,心里很是陶醉,在她耳畔说道:想我了没?凌书瑶道:没。想你干什么?李睿说:可我想你了。凌书瑶道:胡说八道,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想我?李睿笑道:谁叫你太冷了呢?让人轻易无法接近啊。凌书瑶道:我对你也冷吗?李睿道:当然了,在食堂里碰上了都不理人。凌书瑶哼道:我对你够不错的了。

    夜已经深了,市委后院这栋四层高的宿舍楼已经完全沉入了黑暗之中,只有那么一两个房间还亮着灯,但这并不能影响整栋楼的光感,反而衬得夜色越发厚重。墙角与楼阴的积雪闪烁着淡淡的夜光,时刻提醒着人们冬季已经到来。

    一阵阵北风吹过院里的松柏与梧桐,偶尔传来沙沙的树枝擦碰声。叫一春的猫儿在院墙上边走边叫,如同婴儿夜啼一般,弄得人心里乱糟糟的。

    李睿本来就睡不着,听到那母猫的叫一春声,一声紧似一声、一声急似一声,越发的心情烦躁,更是连眼睛都闭不上了。不比他好多少,被他搂在怀里的凌书瑶也睡不着,只是一动不动,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似的。

    第784中:定情

    李睿能感觉到她还没睡,可若有人问起,是如何感觉到她没睡的,却又说不上来,这大概是一种直觉吧,在她耳后青丝那里轻声说道:它得是多么的需要一只公猫啊!凌书瑶不吭声。李睿说:你听它叫唤得都不成声儿了。凌书瑶还是不言语。李睿又逗她说:你也学着叫两声?凌书瑶忽然转过身来,抬手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李睿没有浪费这个好机会,果断出手,一把将伊人搂入怀里,凑嘴吻了上去。凌书瑶身子僵了一下,随后便抱住了他,跟他热吻起来。

    李睿受到她的鼓励,大手便有了小动作。凌书瑶任他大手活动,但等他下滑的时候,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低声道:我例假来了。李睿脑壳嗡的一声,只觉得全身都被冰冻了,身体内的血液更是生出了冰碴子,一点的热情都没有了,自然而然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凌书瑶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变化,忙安慰他道:已经来了有几天了,快要结束了,不过还有一些,稀稀拉拉的没利索……你要是实在想要,不怕沾血,那就进来吧。李睿本来心情已经跌落到了最低点,听到她这不是表白类似表白的话以后,很快又高兴起来,在她腻滑的脸蛋上重重吻了一口,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那种只为满足个人私欲而不管不顾的男人吗?例假期做的话对女方不卫生不健康,还是不做了。其实能抱抱你亲亲你,我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这话倒是他的真心话,他也没想着能够这么快征服这位冷冰怪癖的老冤家,能够一亲芳泽已经非常满意了。

    凌书瑶道:是吗?你真是这么想的吗?李睿认真地说:当然是真的了。你不要以为我今晚赖着不走是想跟你发生点什么,我只是想享受一下跟你在一起的快乐。凌书瑶道:那你刚才手往下伸什么?李睿笑道:如果在你情我愿的前提下,能够让彼此更加快乐的话,为什么不试着更快乐一下呢?凌书瑶啐了一声,道:之前咱俩驻村扶贫的时候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又帮我洗内衣,又愿意给我洗脚?李睿道:因为我喜欢你啊。凌书瑶又问:你为什么喜欢我?你喜欢我什么?李睿道:你长得俊,有性格,又是高高在上的女领导,是男人谁不喜欢啊?凌书瑶道:可我已经老了,你不嫌我老吗?李睿道:你老什么?不过比我大两岁而已,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姐弟恋吗?

    凌书瑶感慨的长出了一口气,往他怀里凑了凑,没说什么。

    李睿又去吻她,凌书瑶仰首就他。两人亲了几口,凌书瑶感受到他的情绪火热,似乎也被他传染了,抽空说道:过两天你再过来……李睿道:我不能总是过来,被人注意到就不好了。凌书瑶意乱情迷的道:你晚点来,趁黑来,不被人看到就行了。李睿道:好,我要是有时间,一定过来陪你……看来今晚只能单纯的睡觉了。凌书瑶笑了一声,低低的道:你要是实在想,要不我用手……说完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李睿对于她的主动非常欣赏,却有了更加贪婪的念头,附耳对她说了句什么。凌书瑶听后有些惊讶,失声道:啊,我还没那么试过,倒是听说过……李睿道:那你今天就试试啊。凌书瑶呆了半响,问道:那你洗了没?李睿一听有门,高兴得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忙道:今天还没。凌书瑶一把推在他心口上,道:那你先去洗。李睿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从被窝里爬出来,跳下地奔洗手间去了……

    次日早上,李睿设置的手机闹铃不仅将他叫醒,也惊醒了他身边睡着的凌书瑶。

    凌书瑶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望了望窗外,问道:几点了啊?李睿道:我定的闹铃早,其实还不晚,你再睡一会儿,我得赶紧走了,去接宋书记上班。凌书瑶哦了一声,却已经睡不着了,睁开美丽高贵的丹凤眼,侧头觑着他。李睿光着身子从被窝里钻出来,当着她的面穿衣服。凌书瑶表情复杂的看着他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去青阳宾馆的路上,李睿还在回忆昨夜与凌书瑶的关系进展,真是想不到,昨夜不过是来她宿舍帮她修电灯,居然稀里糊涂的跟她发展成了晴人,尽管两人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但以两人做的事情来看,就跟捅破了也没什么分别,这个女人也真是个妙人,平时的时候冷冷淡淡,可到了关键时刻,不仅主动,而且很放得开,早知道她这么容易得手,当初在小龙王村的时候就把她征服了,不过话说回来,征服这种冷傲乖僻的美女,还是要慢慢来,要享受那种慢慢征服的过程,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