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子潇神色古怪的瞧着李睿,语带讽刺的说道:你这样一副表情是什么意思?能拿走我第一次你还不高兴吗?还不够你得意的吗?为什么比哭还难看?我发现你这个家伙就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李睿羞恼成怒的叫道:你还说我?你……你既然是第一次,你为什么不早说?张子潇撇撇嘴,鄙夷的觑着他,道:你说这话真恶心,就好像拿走我第一次你反而受了莫大委屈似的,又好像我身上有艾滋一样,你特么能不能有个男人的样儿?李睿苦叹道:大姐,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张子潇不耐烦的道:只是你个头,我又不要你负责,你少给我悲天悯人装蒜了,赶紧的。

    李睿面带苦笑看着她,只是不动。张子潇不耐烦了,两腿往他腰上一缠,用脚后跟一磕他后背,上身也扬起来,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硬生生把他按到了自己身上,撒嗔道:快做俯卧撑!说完主动献上了香吻。

    接下来,李睿如同做梦一样,身子轻飘飘的,完全不知道在做什么,这种状态持续到张子潇飞上云端之后才结束。

    张子潇休息了片刻,期间一直紧紧的抱着他,似乎想要把他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等休息够了之后才将他推开,语气轻快的说道:去洗个澡,你也要洗,我先洗。说着下了床去。

    李睿抬头目送她走向洗手间,等收回视线的时候,无意间瞥及雪白的床单,发现了一抹殷红,不由自主又想起刚刚之前那令人心旌神摇的一幕,心头砰砰直跳,兀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张子潇洗澡很快,还没用一刻钟就回来了,估计只是冲了一下,等回来后道:你去洗吧。李睿傻傻的应了一声,迈腿走了下去,穿上拖鞋去了洗手间。

    张子潇站在地上,美眸微眯,盯着床单上那抹血迹,良久长叹了口气出来,这口气叹出来,嘴角边却现了笑,笑容里有开心也有落寞,自言自语的说道:子豪那小子说得还真没错,这种事确实很享受……不过第一次也确实有点疼!

    李睿洗完澡回到卧室,见张子潇已经钻到被窝里,见自己看向她,她也看了过来,不敢与她澄亮的目光对视,讪讪的道:我……我先走了。说着走到一边,拿起了衣物要穿。

    张子潇秀眉一挑,忙叫道:不许走!李睿惊讶的转头看她。张子潇瞪着他道:你要跑吗?我又没让你负责,你跑什么跑?上来,睡觉。李睿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这位姐心胸还真不是一般的广阔,发生了这种事之后,居然还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休息过夜,难道她是喜欢上自己了吗?却也没有拒绝她的提议,又把衣物放回去,老老实实地爬了上去,顺手关了灯。

    席梦思上,两人钻在一个被窝里,李睿还没想好该怎么入睡呢,伊人已经主动钻到了他怀里。既然如此,那还客气什么,他便老实不客气的顺势紧紧抱住了她。

    此时的气氛有些微妙,两人已经脱离了刚才那种情绪泛滥、急需发泄的劲头儿,因此对彼此的态度就也稍微冷了几分。虽然依旧赤着身子抱在一起,却已经没了刚才那种烈火干柴的劲儿。

    李睿更是脑袋木木的如同做梦一样,想到自己跟张子豪的亲姐发生了关系,而且夺走了她的第一次,眼下又把她搂在怀里一起睡觉,心头酸甜苦辣咸,真是说不出什么味道。

    忽听张子潇问道:你睡着了?李睿道:没。张子潇说:我也没。李睿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张子潇不答反问道:你想问我为什么要跟你这样?李睿道:你很聪明。张子潇沉默半响,道:还记得昨晚那场雨嘛?李睿心中一动,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从雨中回到车里的时候开始发神经的。张子潇在他大腿上轻轻扭了一把,道:你才发神经呢……你知道嘛,你冒雨去取伞,回来的时候举着伞跑到我跟前,我还以为看到了我的初恋男友。你的身高,你的头型,你被打湿的头发还有肩头,都跟他一模一样……然后我就开始想他。说完叹了口气。

    李睿心里有点吃味,不太高兴地说:原来你是把我当成了他?怪不得你愿意把第一次交给我。张子潇道:没有,他是他,你是你,谁也替代不了他,我也不会用谁来当成他。当然,谁也替代不了你。至于第一次,你不用总拿这个说事儿,女人都是有第一次的,给哪个男人都是给,我并不觉得给一个并不讨厌的男人有什么不对。李睿奇道: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想你初恋男友就想呗,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你又何必跟我这样?张子潇道:我想到他,心情就有点不好受,再加上有些事让我很为难,心理压力一直很大,就想放纵一次。我已经压抑太久了,我需要一次这样的放纵。我也想尝尝这种事的滋味……我不想当老闺女了。

    李睿叹了口气,道: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张子潇道:好了,现在跟我说实话吧,昨晚为什么拒绝我?你说你是公务员所以不能这样,呵呵,鬼才信。李睿心念电转,敷衍道:你对此耿耿于怀?张子潇道:换成是你,你会不耿耿于怀?李睿想到她昨晚雨后那糟糕的心情、那服食完蝇水以后身体里的需要、那被自己打晕前不可思议的眼神,也是暗自羞愧,道:你打我一顿出气吧,我错了。张子潇问道:我不打你,我只需要你告诉我理由。李睿道:呃,我害怕,怕被人知道我作风有问题。张子潇道:真是奇了,大半夜的你跟我回来,有谁会知道?又有谁会看到?又难道你在市里很有名么,很多人都认识你?

    李睿拍拍她的玉背,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对了,你还要在青阳待多久?张子潇问道:干吗?李睿道:不干吗,随便问问。张子潇说:还不知道,我想走,可是又必须留下来。李睿奇道:你这话透着邪门啊?张子潇道:你不懂。李睿道:不懂你可以告诉我啊。张子潇道:不能告诉你。李睿叫道:为什么?张子潇说:我跟你只是一夜晴人的关系,不必也不能干涉彼此的私事。李睿道:一夜晴人?这个关系我不喜欢。张子潇问道:你想做多夜晴人?李睿道:我还没那么贪心,做朋友就行。

    张子潇语气坚决的说:我不会跟你做朋友的,你也不用因为拿走我第一次就有心理负罪感,我不会怪你,更不会缠住你。李睿问道:为什么不能跟我做朋友?张子潇嗤笑道:都已经上了床,还能做朋友,你信?李睿道:那就做晴人好了。张子潇摇摇头,道:我曾经养过一只狸猫,名字叫大咪,是个母猫,非常乖巧可爱……李睿心说,嗯,你的咪确实很大。张子潇续道:它跟我一起生活了十年,三年前死掉了,它死掉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接受不了,到现在也不行,想到它就心酸……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李睿道:明白,你不是不能接受感情,而是接受不了感情突然失去。张子潇赞道:你也很聪明,其实人要知足,今晚上我们很开心不就足够了吗?

    李睿反问道:那你开心了吗?张子潇道:开心了,很开心,我有一种恋爱的感觉,可能我失去这种感觉已经很久了,所以特别享受这种感觉。也因此,我更不能跟你做晴人,我怕会真的爱上你,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好。李睿闻言搂紧了她,叹道:你真是一个难伺候的女人。张子潇得意一笑,道:你才知道吗?说着话,纤手却伸向了他下边。李睿感受到她的小动作,身子一跳,问道:干什么?张子潇道:不干什么。李睿亲了她脸一口,问道:你还疼吗?张子潇道:不怎么疼了,不去体会就不觉疼。李睿逗她道:所以你又想要了。张子潇重重捏了他一下,羞道:讨厌……李睿呵呵一笑,翻身吻了上去。

    一宵缱绻。

    次日早上,李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张子潇还在好睡,红润的脸庞上现着淡淡的笑,显然是梦中梦到了什么好事,看着她这张如画如仙的美面,他胸腔中鼓荡着一股子浓浓的情意。

    第719下:反常的老狐狸

    一夜虽短,却足以看清一个人的品性,也足以爱上一个人。

    李睿觉得自己已经看清了张子潇的人品,别管她是张子豪还是王子豪的姐姐,她的品性还是很不错的,一个对死去三年的宠物猫念念不忘的女人,又能是什么毒辣凶残的人了?再念及她一直不忘初恋男友,心中对她又是怜悯又是爱惜,可是想到她正在图谋接近调查刘安妮,心情就又乱了。

    他胡思乱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