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吕青曼嘻嘻笑了两声,低声道:譬如什么时候跟你领证啦,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啦,对了……最近的,咱俩什么时候去拍婚纱照?李睿道:不是打算冬天再去吗?吕青曼道:是啊,冬天不是来了吗?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过完年就开春了,哪还有冬天?

    李睿道:那就挑个元旦或者春节的假期过去吧。吕青曼道:元旦倒是行,可是春节的时候谁不回家过年啊,人家婚纱影楼还工作吗?李睿道:那就元旦吧,我估计这种假也好请,宋书记肯定放行。吕青曼道:好,那就先这么说定了,元旦去拍婚纱照,我事先准备准备。李睿道:好……呃,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咱俩大活人准备好了不就行了吗……

    在小夫妻二人煲电话粥的同时,在省城靖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某个高干特护病房内,张子潇与张子豪姐弟,正跟靖南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徐建水对峙着。

    张子豪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如同著名的咆哮帝我国台湾省著名演员马景涛一样,急赤白脸的指着徐建水大呼小叫:……一群白痴,一群饭桶,你们特么市局简直就是一群窝囊废!几天了?啊?都特么几天了?啊?我爸限你们三天破案,你们特么的竟然给我拖到现在了。拖到现在了也没什么,能把凶手给我揪出来也行啊,我擦你们特么连根毛都没找出来,你们是不是猪啊?窝囊废,你们都特么是窝囊废!

    徐建水那也算是靖南市的市领导、大人物,连张子豪的父亲张高松对他都得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被这种小人物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过?只气得脸色铁青,忍不住就要发飙,可是看到张子豪那已经快要从眼窝里瞪出来的血红色眼珠子,立时吓了一跳,心知他在受伤—尤其是男人那玩意被割掉之后,已经是性情大变,变成了传说中的二椅子,从此再也不是正常人了,自己一个正常人,跟这种体残人士斗什么气?算了,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忍了吧,便长长吁了口气,硬生生把怒火压回了肚子里。

    张子潇听弟弟骂得实在不像话,训斥道:张子豪,你给我闭嘴!怎么对徐局长说话呢?你有没有教养啊?你凭什么辱骂徐局长?你可别忘了,你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时候,徐局长正带领市公安局的干警们费心费力的帮你抓捕凶手呢。你不感谢徐局长也就算了,竟然出口辱骂,你是人吗?你要脸吗?忘恩负义的东西!

    张子豪红着眼睛瞪视她,骂道:滚特么蛋,帮我抓捕凶手?哈哈,说得倒是挺好听的。好啊,凶手在哪呢?你们特么先把凶手给我交出来再放屁,要不然就特么活该被老子骂!

    张子潇见他跟自己这个亲姐姐也骂骂咧咧的,脸色往下一沉,也不废话,走到床头,抬手就是一个嘴巴抽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张子豪脸上早着,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惨白的脸上很快浮现出四道通红的指印,红色的指印与他青白色的脸色相互映衬,令人触目心惊。

    张子豪打死也想不到她会突然对自己动手,瞬间暴怒,骂道:我擦你妈张子潇,你特么敢打我!

    又是啪的一声脆响,张子潇又打了他一记耳光,这一次力气用得更大,发出的声音也更响,甚至在病房里产生了清脆的回声。

    张子豪激怒到了发狂的地步,眼珠子都快弹出去射到张子潇脸上去了,大嘴张开,冷森森的白牙在不停咬合,喉头处发出愤怒的吼声,上半身挣扎着想要跳起来,要不是四肢都被固定在病床上,肯定早就跳起来扑过去活活掐死她了。

    一旁的徐建水看到这一幕,倏地打了个冷战,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某部香港鬼片,里面有一幕,就是一个被束缚在木塌上的僵尸在符咒失效之后,突然暴起伤人,与眼前这一幕何等相似,心中惊叹:他……他果然不是正常人了,不对,应该说,他简直就不是人了!

    擦你妈?,张子潇冷冰冰的说道,我妈是谁妈?

    张子豪呆了下,但也仅仅是呆了一下,瞬即破口大骂道:那我也草,我艹艹艹,我特么把你们全都艹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