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建水站起身来,两手拄在桌面上,以此加强自己话语的重要性,肃穆说道:同志们,伤者的身份,你们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废话解释这件案子破不了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我就说一句,谁给我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导致重大政治后果的,人家饶不了我,我就饶不了他。我希望你们提起十二分的精气神,做到临战状态,把这件案子当成当前最要紧的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张省长只给我三天的期限,现在三天已经过去一天了,剩下两天,我不能说你们好自为之,我只希望大家同心协力,发扬我们敢啃硬骨头、敢打硬仗的优良传统,同时带上大无畏牺牲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件案子里面。在没有破案之前,大家就牺牲下休息时间吧。

    在座众人听了这话都有些不愿意,有人心里腹诽不已:破案也是能限定时间的吗?如果可以限定时间,那还有什么案子破不了?哼,凭什么因为他是省长的公子就给我们加期限?平时破这种案子,都是伤者家属求着哄着的,有的还给出破案经费,那咱们还是爱答不理的呢,哦,到了你这儿,就因为你是省长的儿子,不讲礼貌不说,反而给我们加了期限,哪有那么干的啊?老子就偏不出力了,看他怎么着。

    徐建水问专案组组长道:老魏,下一步什么打算?你跟我说一下,我好心里有个数。魏组长道:我决定三路出击,一路去跟伤者再次确认,看他最近到底得罪了谁,同时调查了解他的人际关系,争取从中找到突破口;另外一路,沿昨晚三个嫌疑人逃跑的路线,寻找目击者,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线索;最后一路,再次走访昨晚案发现场的目击者,希望有所收获。徐建水点点头,基本表示同意,道:赶紧行动吧,不能耽误。

    在省第三人民医院的某个高干特护病房内,张子潇刚刚喂弟弟张子豪喝了点水,坐回到座位上,道:这都过去一天了,还没想起是谁?你不想报仇了?张子豪阴沉着脸说:你别废话!孙子不想报仇!可我就是想不起了。上周我倒是刚刚上过一个少妇,她跟老公吵架了,出来买醉,我就把她勾上了,然后带她去开了房,可我不记得那中间被她老公发现过啊。特么的,到底是不是她呢?张子潇道:你不要觉得只有少妇才有老公,现在这年头,女孩子也经常把男朋友叫老公的。

    张子豪听后皱眉道:按你这么说,那范围一下就扩大了,艹!张子潇淡淡地说:我常跟你说,平时没事少玩几个女人,玩多了有什么好处?你偏不听,这回好了,出了这档子事,你连仇家是谁都找不出来。这就是你玩女人的好处吗?张子豪斜了她一眼,道:你知道个屁!玩女人是一种享受征服的过程,你没玩过就别胡说八道。我说老姐,你这也老大不小的了,你能不能嫁人啊?就算不嫁人,你把身子破了啊,找个男人玩玩,享受享受那种事。张子潇骂道:给我滚蛋!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先管好你自己吧。

    张子豪闻言也不生气,皱眉思考一阵,忽然灵光一闪,叫道:会不会是她干的呢?张子潇奇道:谁?想到了?张子豪缓缓摇头,道:应该不会是她,她远在青阳,怎么可能跑到省城来报复我呢?就算她派人找过来,她也不知道我晚上会在酒吧里出现啊。再说,她还有照片被我捏着呢,她要是敢报复我,不怕我把她照片发出去么?嗯,应该不是她。她报复我也不会砍我下边,当时轮她的时候我可是没上……张子潇蹙眉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是谁?我告诉你,只要有可能,就不要放过。

    张子豪道:我想到一个仇人,她肯定恨得我要死了,但我觉得不会是她下的手。张子潇问道:她是谁?你跟她有什么仇?张子豪冷笑道:一个贱货,我找人轮过她,还拍了她被轮的照片,你说这是什么仇?张子潇失声叫道:轮……你找人把她轮了?张子豪哼了一声。张子潇面色大变,起身叫道:你疯了啊?你活腻歪啦?就算咱爸是省长,你也不能这么玩啊。你这是作死,你这是坑你爹呢。

    张子豪满不在乎的说:放心吧,出不了事,我拍了她的不雅照做把柄,她不敢告我的。张子潇痛恨而又鄙夷的瞪着他,骂道:张子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