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女孩子眼睁睁瞧着那柄亮闪闪的剪子凑到张子豪跨下,对着他那东西叉开去,很快将其夹在两道锋利的刃口当中,只看得花容失色,自觉气都要喘不过来了,惊骇的看向剪子的主人,见此人头戴一顶棒球帽,脸上蒙着黑色的口罩,眼睛上面还带了黑框的茶色玻璃眼镜,几乎半点容貌都分辨不出,只觉得这更加深了他身上围绕的残暴狂虐味道,看后吓得魂飞胆裂,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哪敢再多看半眼?

    张子豪感觉到自己宝贝已经被冰冷的刀刃夹住,只吓得骇然变色,心头笼罩了一层绝望,挣扎着叫道:饶命……大哥饶命,别剪……你……我没有啊……我没搭勾你老婆啊……我赔你钱好不好……我给你一百万,不……一千万,只求你别剪,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啊!

    句晓军残酷的对他一笑,不等他把话说完,右手大拇指与其它四指猛地一合,剪子刀刃瞬间合拢,刃口何等锋利,剪掉那根肉做的家伙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剪子合拢,那玩意翻落下去,一点皮都没连着,干脆利索!

    那女孩子听到张子豪骤然惨叫,痛呼声几乎响彻天际,就知道他那根东西已经被那个残暴的家伙剪掉了,只吓得双腿一软,人就瘫在了地上,一下倒在她刚才制造出来的水迹上面,裤子很快被浸湿,凉意侵袭她的腿部肌肤,尿骚气冲入她的鼻子,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句晓军一剪子剪掉张子豪的命根,没有半点犹豫,按照刘安妮的吩咐,又是一剪子将他两只弹药库连根剪下来。张子豪至此再也抵抗不住那股剧痛,身子一挺,人就晕了过去。

    句晓军飞快的站起身来,背对着那女孩子,挡住她的视线,随后用手机对准张子豪的下一体拍了两张照片,骂道:这就是引诱我老婆的下场,你特么这是活该!说完躲开地上的血迹,迈开大步往西边走了。

    他那两个兄弟也放开张子豪的手臂,快步跟了上去。三人很快消失在黑漆漆的夜色里,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现场,张子豪晕厥在地上,那个女孩子也瘫在地上动不了,四周弥漫着血腥气与尿骚气。很快有路人凑过来围观,指指点点。

    哎呀,流了好多血啊!

    下手真歹毒啊,怎么把那玩意给切了?

    为女人争风吃醋呗。

    我刚才听见了,好像是这小子引诱人家老婆,所以才被阉了的。

    那就是活该了。

    就是,有胆子偷人家老婆,就要有被人家老公报复的觉悟。

    怎么不动啊?是不是死了?谁打个一一零啊?

    半个小时后,正戴着老花镜看报纸的山北省长张高松接到了儿子张子豪的电话。

    张高松很奇怪儿子为什么这么晚了给自己来电话,接通后淡淡的问道:怎么还不睡?对方大喇喇的问道:你是张子豪的父亲吗?张高松一听不是儿子,皱起了眉头,听对方说话没有礼貌,暗暗有气,不悦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他手机为什么会在你手里?对方道:我是东海路派出所啊,你到底是不是张子豪父亲?我没空跟你多说。张高松微微觉得不对,儿子怎么跟派出所扯上关系了?道:我是,怎么回事?对方道:是就好,你马上过来一趟吧,你儿子让人砍成重伤了。

    张高松从政数十年,已经养成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沉稳性格,闻言也只是一愣,问道:被人砍成重伤?砍到哪里了?很严重吗?对方说:其实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人没事,好好的,你放心,不过手筋脚筋都让人砍断了,还有……呃,下边那点零碎儿都……都让人给剪下来了。张高松知道手筋脚筋对于人体的重要性,据说这种大筋一旦被砍断,就再也无法恢复,就算用最高超的医术把断了的筋连续上,手脚活动能力也会大打折扣,跟残废了没什么区别,心头倏地沉了下去,便忽略了对方后面那半句,腾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叫道:你说什么?他手筋脚筋都让人砍断了?

    对方叹道:哎呀,你就别问了,赶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