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听了方芷彤父亲的名字,本来还想笑的,因为这个名字听起来与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所说的《白眉大侠》里面徐良那个没鼻子的徒弟房书安一样,可是听到后面,就再也不想笑了,有些气愤的问道:为什么不是正当防卫?我亲眼看着一个胖城管挥拳把他打倒在地的。

    程松华说:我们走访了几名目击者,也详细讯问了方叔安与受害者本人,了解了当时的真实情况。方叔安是先被城管强制收摊,又被抢走装钱的围裙,情急之下,想上去抢回来,才跟城管发生冲突的。冲突发生后,城管确实殴打了他,他实在气不过,就回到店里摸出剪子扎伤了城管。李睿叫道:是啊,我亲眼看到的,这为什么不算是正当防卫啊?如果这都不算是正当防卫,那就实在没天理了吧。

    程松华苦笑道:老弟,你说他是正当防卫,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正当防卫。你肯定知道正当防卫的大概意思,我也不多解释,这里跟你强调两点判别正当防卫的要点:第一,正当防卫时的不法侵害是正在发生的,本案中,方叔安跑回店里的过程中,已经脱离了被侵害的范围,不算是正在发生的。而且,他跑掉以后城管并没有追他,没有继续殴打侵害他的主观意图,这也是相当重要的;第二,正当防卫时要有防卫意识,这是最最重要的一点,是要防卫,要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本案中,方叔安摸出剪子回去扎人,这明显不是防卫了,而是报复……

    李睿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凉了,只觉得自己对不起方芷彤的托付,可是又有什么办法?程松华说得太对了,对得让人无法反驳,自己非要强迫他给方叔安弄个正当防卫的话,反倒显得自己仗势欺人了,暗叹口气,什么也说不出来。

    程松华道:定不了正当防卫也没关系,因为这件事城管队员犯错在先,就算方叔安扎伤了他们也有一定的道理,而且扎得并不严重,只能说是轻伤或以上,判刑的话也不会太重,三年以下。所以啊老弟,你接下来就不要纠结于正当防卫了,你如果真有心帮他的话,就找找区法院的朋友,让他们判的时候给轻判点,甚至来个庭外和解也都有可能。当然了,也要跟受伤城管与领导搞好关系,让他们尽量答应庭外和解。这样方叔安最多刑事拘留一段时间就能出去了,啥事没有。

    他解释得相当明白,李睿没有半点不明白的地方,道:好,我懂了,谢谢老哥了。程松华道:跟我还用客气?区法院的领导我都熟悉,要不我给你打两个招呼,让他们判刑的时候尽量各打三十大板,促成他们调解。不过啊,就怕……李睿见他欲言又止,忙道:就怕什么?程松华说:就怕受伤城管、他领导还有那个分管城管的副区长,也都跑到区法院那里闹,那你说区法院领导听我的还是听他们的?所以啊,我建议,还是得有一个人从上面压住这些人。李睿道:我明白了,谢谢老哥点拨,先这样,我看看情况再说。

    这个电话打完,李睿已经想到,一事不烦二主,就再请干哥李明出面,弹压受伤城管势力一方,总之是尽量保得方叔安平安出来,回过头来,刚从程松华这里得到的消息非常重要,有必要马上告诉方芷彤知道,就放慢车速,给她打了电话过去。

    没有料及的是,方芷彤刚刚接通电话,还没等他说什么,就有些冷淡地说:我爸的事情我已经找到朋友帮忙了,就不麻烦你了。李睿闻言非常惊讶,等听到她的口气更有几分愤怒,心说这事从头到尾我可是一直在里面出力,虽然到目前为止没什么效果吧,可我确实努力了啊,你倒好,也不跟我说一声,不声不响求了别的朋友帮忙,你把我李睿当什么了?忍着怒气说:你爸的事情已经有了最新进展,我打电话就是要跟你说这事。

    方芷彤道:什么也不用说了,我朋友这就把我爸救出来了。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李睿听她用不管怎样这个词,就知道她在嫌自己没有能够把她父亲救出来,心里恼火不已,暗道,你爸伤人这事不是小事,别说扎的是城管大人了,就算扎了普通老百姓,也不好这么轻易就能了结啊,我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