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三平走到院子里,大声骂道:特么隔壁的谁啊,让不让人睡觉啦。开了门栓,把门拉开,定睛往外一瞅,门外站着的似乎是村西山上住着的胡立权,大怒,骂道:胡立权,你特么的跟我有仇是吧,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生。你不睡觉挠南墙去啊。胡立权也怒了,道:谢三平,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过来是向值班的村干部反映情况来了,你一开门就骂骂咧咧的,这是当干部的态度啊?谢三平骂道:滚你妈比的,要态度跟你儿子要去,我特么不欠你一分钱,凭啥给你好态度?滚滚滚!

    胡立权道:好,我滚就滚,可我告诉你,村里头要是出了大事,你想想你负得起付不起那个责任。哼。说着转身就走。谢三平忙叫住他:回来回来,姓胡的,你特么给我说清楚喽,什么出大事?出什么事了?胡立权哼道:你就这态度跟我说话啊?那我就不告诉你。谢三平笑道:特么的,瞧你那点出息。好啦好啦,我好好问你,立权,你告诉我,村里出什么事了?胡立权道: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刚才有人在我们家山上放炮炸石头,石头都溅到我们家屋顶上去了。

    谢三平问道:小陵山?胡立权道:可不就是!谢三平道:那山一直没人采石头,你担心个屁。好啦好啦,快点回去睡觉吧。我困死了,要赶紧回去睡觉。说着不等胡立权说话,关上门,上了闩。

    胡立权狠狠踢了一脚木门,悻悻的转身想要离去,瞥见对面的胡同,想到里面住着的李睿,心中一动,不如把这个情况跟他反映一下,他最热心了,说不定能管这事,于是信步走进了胡同。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李睿刚刚睡着,被惊醒后既气愤又纳闷,也不知道是谁在敲门,更不知道因为什么,躲避是躲避不开的,只能硬着头皮下炕去外面开门。

    打开门一看,见是胡立权,非常纳闷,问道:你怎么来啦?胡立权道:我来跟村委会的干部反映情况,谁知道姓谢的根本不理人,眼里就只有睡觉,特么的,少睡一会儿能死啊。李睿心道,他自己少睡一会儿没事,可院子里还有个妇女主任呢,这两人一起睡的滋味当然欲罢不能了,也没点破,道:那你找我干什么?我也不是村干部啊。胡立权道:你虽然不是村干部,但你是市领导,也有权力管这种事。

    李睿苦笑道:我早跟你解释过,我市里的干部根本管不着你们村里的事,你……要不去找王支书吧?胡立权道:他跟谢三平一个德行。李睿打着哈欠道:我管是管不了,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啊,你跟我说说。胡立权就把小陵山上有人放炮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睿奇怪的说:原来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是从小陵山上传来的?胡立权嗯了一声,骂道:他爷爷的,我们家房子都快被震塌了。李睿说:这种事没什么所谓吧?他放炮无非就是炸石头,盗取的都是国有财富,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啊。你就睡你的不得了。村干部都不管,你积极个什么劲?胡立权叫道:我的领导,你以为我担心的是石头被盗采?我靠,关我屁事,我才不管呢,我是担心炸石头的时候伤了我家人。随便一块石头从山坡上滚下来,落到我家屋顶上,就可能砸死人。特么的,也不知道从哪来的缺德鬼,大晚上的放炮炸山,没特么这么干的……

    李睿听了他的埋怨之语,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但又无法准确的捕捉到那个细节,呆了呆,定定神,问道:你是说,没有晚上放炮炸石头的?胡立权道:可不是!谁晚上放炮啊?啥也看不清,装车也不方便,最主要的是不安全……李睿下意识说:那就有可能不是炸石头的呗。胡立权道:不是炸石头的放什么炮?放炮玩吗?放炮玩也不晚上玩啊,一不小心就可能炸死摔死砸死。谁这么不怕死啊?

    李睿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绞尽脑汁的想啊想啊,不是炸石头又是干什么的呢,难道放炮的人真是为了玩、胡闹?谁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山上去放炮玩啊?能这么干的人肯定不是正常人,可就算是精神病患者,也不会做这种复杂且危险的游戏吧。既然如此,应该可以排除掉放炮玩的可能。也就是说,这人放炮肯定就是另有目的,可是他会有什么目的呢?山上除了石头就是石头,也没什么可炸的,除非山里藏着什么宝贝,必须放炮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