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电话挂掉,李睿看着已经起身的袁晶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半响才道:出大事了,我得赶紧走。袁晶晶疑惑地问:我刚才听说刘丽萍杀人了?就是你那个前妻?李睿点了点头。袁晶晶又问:她怎么去劳教所了?李睿叹道:唉,一言难尽,宝贝,我得先走了,回头再跟你说,我……我还能再回来吗?今晚?袁晶晶说:为什么不能?你办完事就回来吧,我等你。李睿非常欢喜,忍不住把她抱进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袁晶晶道:你要去市公安局?要不我送你过去吧?李睿道:千万可别,你的人跟车都特别扎眼,我可不想让人知道咱俩在一起。你就在家里等我回来吧,估计不会太久。

    两人抱了一抱,李睿拾起公文包,又从后门出去,绕出小区,打了个车赶奔市公安局。

    他赶到的时候,刘家一家人都已经到了,平时一向沉稳老练的刘树春也是脸色急慌慌的,至于冯爱花,已经泣不成声,正被大女儿刘丽英扶着,母女俩不停的抽泣着,给这寂静幽深的黑夜增添了几分凄伤的味道。

    刘树春见李睿赶过来,不无喟叹,迎上一步道:小睿,实在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要耽误你的休息时间。李睿暗叹口气,道:叔叔你别客气,我跟丽萍虽然离婚了,到底还有情分,碰上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帮忙呢?说完这话的一刹那,心中也明白了,自己为何对刘丽萍产生不了幸灾乐祸之心,原因无它:婚虽然离了,情分还在,哪怕平时刘丽萍对自己再怎么死缠烂打、敲诈勒索,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夫妻情分还在,这是无法轻易割断的。

    唉,想不到刘丽萍以怨待我,我却要以德报她,除了说句心太软之外,还能再说什么?

    也没空寒暄,四人就往门里走。

    门房里看门的老头从窗户里喊道:干什么的?李睿道:进去找人。

    这个老头正是上次拦着李睿的车不许进的那个,他记性还挺好,那次跟李睿打过交道之后,就记住了他,此时再次见到,还能认得出来,笑呵呵的从屋里走出来,道:我记得你,你在市委办公厅工作,跟我们局办主任沈元珠是老朋友,对吧?李睿微笑说道:您老人家记性真好。老头摆手道:有事就赶紧忙去吧,不用客气。

    四人脚下飞快,走进大院后,很快又进了大楼。

    通知刘家这个消息的是刑警支队一大队的人,于是四人进楼以后,一路循着一大队办公室走了过去。

    来到一大队办公室,刘树春跟里面的人把情况一说,这人公事公办的说:家属可以见一面,但是只能去一个。另外,我再把具体情况跟你们说一遍……

    听完这人的介绍,李睿与刘家三人全部松了口气。原来,刘丽萍并没把人扎死,只是扎成了重伤。当时那人晕厥过去,大家都以为她已经死了,后来救护车来了之后,经过一番紧急抢救,她就又神奇的活了过来。也幸亏她活转回来,要不然刘丽萍这回就不好办了。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今晚上刘丽萍心情不好,宿舍组长让她洗衣服的时候,她嘟囔了几句,那个组长就不高兴了,纠集了手下五六个人,一拥而上,先是把她剥了个精赤,扔到茅坑上面,用凉水泼她的身子,又用脚踢她的胸部与下边要害。往日里刘丽萍也就忍了,可是今天心情实在不佳,被这些人欺辱过火,忽然间就爆发出来,爬起身跟这些人厮打在一起。可是好虎难架群狼,她很快就被这些人打得鼻青脸肿,口鼻冒血。后来,她实在被打急了,无意中摸到了自己的牙缸子,从里面抽出牙刷,反握住,用牙刷柄当做匕首乱扎乱捅。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寸,一下子就从欺负她最狠的副组长的左眼窝里扎了进去。那个副组长大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左眼瞎了的同时,鲜血喷溅而出,在地上翻来滚去的折腾哀嚎,过了会儿就不动了,把众人吓了个够呛……后来,就有人叫来了管教,管教又赶忙通知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就派人把刘丽萍抓了回来。

    那个副组长折腾了一阵后就不动了,所有的人都以为她被刘丽萍扎死了。毕竟,眼窝那是何等要害所在,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