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子对那妇女说:瞧见没,你这宝贝外孙女果然是动心了,打听人家打听得这么清楚。那妇女走到庄海霞身边坐下,抱住她的手臂,神色郑重的说:小霞,你喜欢谁,我们不干涉。年纪也确实不是问题,大你几岁还知道疼人呢。但问题是,他离过婚,这就透着不吉利啦。再说了,甭管他离婚是什么理由,他本身肯定存在问题,那就绝对不是你的良配。这件事你可要慎重,不要胡闹。

    庄海霞笑道:姥姥,我说着玩呢,你们怎么还当真了?我是那种对婚姻大事很草率的人吗?那妇女拍拍她的手背,道:那个人救了你,你好好谢谢他也就完了,别真以身相许。青阳那地方可离咱北京太远啦,你嫁过去了姥姥想看你了都看不着。姥姥舍不得你啊。

    庄海霞苦笑着刚要解释,男子说:你打算怎么谢他?还是已经谢过了?庄海霞叹道:他连着救了我两回,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谢他的好。他倒是挺客气,没把这事当回事,可我不能没心没肺无情无义啊,但你让我谢他,我还真发愁,请他吃顿饭肯定不行,送钱估计他也不要,我也没钱,呵呵,愁啊。男子笑了笑,没说什么,继续甩臂扭腰的做运动。庄海霞看着他,忽然嘿嘿一笑,道:姥爷,要不你行行好,帮我想个谢他的办法吧?男子道:我能有什么办法?

    庄海霞索性明说了,道:你可是大人物,正好他也在官场混,你随便说句话,就够他受用不起的,你就帮孙女还了这个人情吧。男子笑道:他虽然也在官场,却跟我的体系离着十万八千里远呢,我想关照他也关照不到。丫头,自己欠的人情债,还是自己想办法还吧。庄海霞苦着脸道:我光棍一条,要权没权,要钱没钱,拿什么还啊。我就是有我自己这么个人……可又不能以身相许,呵呵,真是愁死了,哼!不说了,越说越烦,我回家啦,你们二老也赶紧睡吧。

    几分钟后,在北京的西二环上,一辆外形时尚靓丽的红色奥迪TT由南向北疾驶着,里面懒洋洋坐着开车的正是庄海霞。此时的她,脑海里正在回忆与李睿认识以来一切有关他的事情,想到他可恨的地方咬牙切齿,想到他可笑的地方又是眉开眼笑,芳心可可,完全系在了李睿的身上。

    同一个时间,在山南省东北方向上,河北省境内沧州市靠海边的一个小渔村内。

    这是一个独门独院的三层小楼,此时已是深夜,一层与二层已经熄了灯,只有三层一个房间还亮着。

    隰县安监局副局长秦大明与安监局驻黑窑沟煤矿的安监员陈东华,正一人躺在一张单人席梦思上,不停地唉声叹气。

    陈东华忽的侧过身,看向对面的秦大明,道:秦局,整天在外面躲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我特么真是躲烦了。秦大明一瞪眼,骂道:烦了也得继续躲着,你特么以为我不想回家吗,可就是碰上这档子事了,你我能有什么办法?要怪啊,就怪那个该死的央视记者,要特么不是她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跑到咱们县里捅了这么一个大篓子出来,咱们哪用得着躲出来啊?放心吧,这段苦日子也不是白躲的,孟三金已经发话了,只要这件事平息了,等回到县里,会给咱们压惊费的。

    陈东华一听来了精神头,嘿嘿笑道:秦局,孟矿长能给多少?秦大明说:怎么也得三万五万的吧?心里说,孟三金答应给老子十万,至于你,给个万儿八千的还敢嫌少吗?陈东华满意的点点头,笑骂道:特么的,藏了几天哪都没去,憋出一身火来……我听说,村里有不少发廊呢,要不,秦局,我请你出去乐呵乐呵?嘿嘿。秦大明摇头道:关键时期,就不要出去抛头露面了,毕竟咱们隰县口音跟沧州这边差得太多,被人听出来,就可能坏事。还是老实在屋里躺着吧,等风平浪静了,我带你去青阳快活快活。

    陈东华寻花问柳的心思被他拒绝,心里很是不爽,心说他这官越当越大,胆子却是越来越小,真特么窝囊,是不是男人啊?就一屁股坐起身来,下地穿鞋。

    秦大明问道:你去哪?陈东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