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国只有一条闻名于世界的河流,就是尼罗河。

    甚至,可以说,尼罗河在整个非洲大陆,都是第一河流,就相当于华夏的长江和黄河。

    而尼罗河对于古埃国的重要性,也不必多说。

    没有尼罗河,也不会有古埃国肥沃的土壤,也不会有今日古埃国四大文明古国的地位。

    秦墨确信,若这幅画出于古埃国之中,这画中河流,就一定是尼罗河。

    尼罗河就在毕罗城市之中。

    毕罗这个城市,就是两山夹一河,尼罗河相当于一条中心线,将毕罗分成了两半,而两半城市,由无数座大桥连接,形成了一个城市。

    如此城市的规划,就好似尼罗河,成了毕罗这个城市自家的河流一样。

    秦墨和小双坐上出租车,让司机沿着河岸行驶。

    他一直盯着尼罗河,想要从这其中,找出和《神迹河图》一样的景色来。

    车辆越走越远。

    终于,到了快出毕罗市的时候,秦墨让司机急忙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

    山峦,尼罗河从其中穿梭而过,这里位于毕罗末端的尼罗河景色,和《神迹河图》中描绘的景色**不离十,不过可能因为岁月变迁的缘故,使得画中的景色,有许多处与这里略显不同。

    但大致的轮廓,秦墨可以肯定,应该差不多。

    秦墨拉着小双激动的从车里下来。

    此时在尼罗河海岸边上,有无数的工作人员。

    他们或是在建造着简易的建筑,或是在装点着河岸边的景色,用很多led小灯,挂在树上,将长长河岸的景色,装点出一番别样的人为美景来。

    秦墨沿着河岸的时候,就早已看到毕罗人们忙碌的身影。

    后天,就是古埃国的闻风节了,毕罗数百万居民,将在尼罗河沿岸采风游玩,在这里欢聚,庆祝他们古老的节日。

    “小伙子,这尼罗河现在不开放的。”出租司机看到秦墨和小双走向尼罗河,笑着多说了两句。

    一路上,对于这个能和自己用阿拉文交流的外国年轻人,出租司机颇有些好感,就多提醒了他一下,“一到闻风节前三天,尼罗河沿岸就完全封锁了……”

    司机还未说完,却看秦墨身影猛然跃起。

    他踏着许多刚刚搭建起来的简易建筑,身影如同飞起一般,朝着尼罗河直奔而去。

    “我的天!这……这是神仙?”司机吓得彻底傻了。

    尼罗河沿岸,正在施工的工人们也全都呆愣了目光,他们眼睁睁看着一个年轻小伙从他们头顶飞跃而过,摇着旗子想要阻拦年轻人的警卫员,也呆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他这是要去哪儿?”

    “要跳河自尽吗?”

    年轻人冲出河岸,竟直接飞向尼罗河中,人们惊得捂住了嘴,却又在下一秒看呆了!

    只见,年轻人踏着河岸前行,竟在尼罗河水面之上,凌波微步,尼罗河只是轻微的掀起朵朵波纹而已。

    神了!

    这是神仙下凡?

    有几个古埃国的人,直接激动的跪了下来。

    能在闻风节前一天,看到神仙下凡,这明显是极好的寓意,很多古埃国人面向那位年轻人的方向而跪,双手合十,许下自己的心愿。

    年轻人突然停在远处河岸正中,随即身影猛地扎入尼罗河之中,进入了河底。

    “河神!河神显灵了!”

    “天啊!这是河神吗?尼罗河的河神!”

    而在河岸边上,看到这一幕的人们,也激动的奔走相告起来,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全部传了开来。

    尼罗河水很是清澈,在水下的秦墨,有着灵气护体,不需游动,也尚可在水底最深处,行走自如。

    只不过这个存在灵气的限制。

    一旦开启灵气护体,灵气就会开始持续的流失,一旦灵气流失殆尽,秦墨就必须回到岸上了。

    无数的鱼儿,在水中游动着。

    或是孤独的一只鱼儿,或是成群成群的鱼群,其中也不乏一些巨大凶猛的鱼类,不过都对在河底行走的秦墨,没什么兴趣。

    可能,是把秦墨也当成它们其中的一员了。

    秦墨在水下漫无目的走着,不停的搜寻着。

    他并不知道,哪里才是神庙的入口,只是《神迹河图》之中,那个最后亮起的金点,就是在这个位置上,一切都还只是未知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