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那一条墨染的道路,人们还曾熟悉?

    追溯到二十多年前,天隐天骄擂台战,秦叶南一杆醉神笔出,铺下一条墨染道。

    他望着当时在场的人们,嘴角扬起张狂的笑意。

    “你们这些所谓的天骄,一起上,老子没时间和你们一对一。”

    之后,便有了秦叶南百笔判生死,一笔杀一人的经典场面。

    那一战过后,秦叶南被封为天隐市千年难出的天才。

    今日的画面,何其相似。

    站在战场上的那个年轻人,同样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

    那份淡定与从容。

    与当年他父亲,一模一样。

    离开的人们,全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人们凝神看着战场上的秦墨,很多人都被勾起了无限的回忆,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就好像看到未来天隐市,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

    秦煌惊愣的半张着嘴。

    秦墨的出现让他意外,秦墨手里所拿的武器,更让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限制了龙寒剑,秦墨竟拿出他父亲的醉神笔。

    同样也是一把极品武器。

    而醉神笔,早在几十年前,就是天隐市的名武器了。

    倒不是这武器厉害的可怕,而是使用这武器的人,强大的有些可怕。

    “我说了,他会来。”

    神樱冰冷的面色,在看到战场上的年轻人后,不经意的渐渐融化了。

    “哼,他拿得起他父亲的武器,也要能用得起才行。”秦煌冷哼一声。

    武子力却有了玩昧的笑容,“时隔数十年,醉神笔再登天下武场,有趣,有趣。”

    随着两位主角的到来,天下武场渐渐安静了。

    贵宾席上,秦子昂和宗孝神情有些复杂。

    “这场面,还真是让人怀念。”

    “可是,并没什么用,不是吗?”秦子昂俯视着下方的秦墨,冷漠的说,“哪怕今日他秦叶南附体,也扭转不了局面。”

    “我秦家让他滚出天隐市,他不滚。”

    “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秦墨的出现引来人们片刻的震惊,但人们很快就安静下来。

    杨浩枫毕竟有着街道主级别的实力,秦墨只不过是刚刚入天隐市的毛孩子,人们之所以脸上出现了片刻的恐惧和害怕,只是因为看到醉神笔,恍惚间想到过去的事情罢了。

    至于秦墨,没什么可怕的。

    一位是从8岁就在食杨街叱咤风云的街道主,另一位是靠投机取巧才夺得街道的小贼。

    这两者就算人们不太了解,也很容易知道,谁能赢。

    在这片天下武场之中,没有什么投机取巧,一切全凭实力。

    “你竟然没有跑?”

    杨浩枫复杂的看着秦墨。

    面对眼前的秦墨,他心境多少和观众们有些不一样,他是见证秦墨突破的人,心中一直很忐忑。

    尤其秦墨刚才出现的一刻,他没来由的有些慌张。

    “我为什么要跑?”秦墨笑着反问道。

    杨浩枫讨厌秦墨现在这么淡定。

    看到秦墨脸上淡淡的笑意,在想到槐树下自己死去的儿子,什么忐忑,都被杨浩枫忘记了,渐渐地全部被愤怒所占据了。

    “秦墨,你杀我子之仇,今日我定要了结,你我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等待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今日一战,不管你多么强悍,你都活着离不开这里!”

    杨浩枫猛然拔起地上的七尺鸿天战斧!

    他提起战斧,就朝着秦墨轰然而来。

    战斧重达数百斤,杨浩枫每向前冲一步,都能引来武场地面轻微的颤粟。

    他率先朝秦墨杀了过来!

    本以为,战前彼此有很多话语。

    但当看到秦墨那张脸,当想起儿子被捅的千疮百孔的样子,这时间,杨浩枫什么都忘记了!

    他双眸赤红,愤怒的身子都发颤,迫不及待的向秦墨发起进攻。

    这一场对垒,对天隐市民来说,是杨浩枫代表天隐市,将世俗街赶出天隐市的战斗。

    对食杨街居民来说,是街主重新夺回新炎街的一战。

    但对于他杨浩枫来说……

    这只是一场复仇之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