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秦墨再也没等到秦煌的身影。

    之后的几天里,秦墨每天都受到女佣们所带来的帝王般的待遇。

    但十数位漂亮的女佣人,伺候这位新主子时,大多也是如履薄冰,秦墨面色一天比一天阴沉,阴沉的有些可怕,女管家小颖也不敢接近他了。

    小双还是处于无忧无虑的年纪。

    没哥哥那么多想法。

    祝爷爷死后,小双也难得这么开心,每天好几个漂亮的小姐姐一起玩耍,过着神仙般开心的日子。

    秦煌只是将秦墨送到了别墅,就再也没有来过。

    秦墨在偌大的秦家,完全成了个边缘人物。

    甚至说得难听些,只是被秦家养的一只宠物犬罢了,彻底被遗忘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秦墨也越来越肯定,秦家只不过想把他关在金丝笼里,就这样一直养着。

    秦墨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春季的大雨很快来临了。

    雨水淅淅沥沥的下着,将整个古老的秦家,都洗刷个干净,春季的花骨朵渐渐开放,枯萎的树木,也渐渐有了新的枝丫。

    新的一年开始,一切都随着这场春雨,变得焕然一新起来。

    夜晚。

    一辆宾利轿车,停在了秦家其中一座高档别墅门外。

    副驾驶的黑衣保镖,急忙从车上下来,为下来的秦煌二少爷,撑着雨伞。

    “这以后的风月楼,咱去不得,除了素雪姑娘的歌声比较不错之外,一首好听的词都没有,真是无趣的很。”

    秦煌笑着和打伞的保镖说着。

    语气里多少有些轻松。

    他刚刚从风月楼回来,心情也比较愉悦。

    他正要上房门的楼梯。

    突然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只见他别墅门口,坐着一位穿着黑风衣的年轻人。

    年轻人已被雨水淋透了,不知在这里等候了多久,他缓缓站起来,一步步的从黑暗的视线中走出来。

    秦煌这才看清这人的面容。

    “哥哥……你怎么来了?”秦煌露出一抹笑意,贴心的接过保镖的雨伞,想要为夜雨下的秦墨打伞。

    啪嗒。

    秦墨当即打落了秦煌的雨伞。

    “我什么时候才能见秦家主?”秦墨脸颊上雨水簌簌的滑落,他却只是盯着他。

    秦煌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雨伞,微微皱起眉头,“哥哥,你是在我秦家过得不好吗?”

    “什么意思?”

    “你有必要见爷爷吗?”秦煌优雅的笑着,反问道,“你知道你现在过着的生活,已是天隐市不知多少高武世家之人,过不上的顶级生活。”

    “见不见家主,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墨突然笑了。

    在雨夜之下,他笑的甚是张狂,“老子来这里,不是来养老来了!”

    “那你是为了什么?”秦煌好笑的看着他。

    秦墨的愤怒,他虽看在眼里,但在秦煌眼中,却觉得他太幼稚了。

    “难道你还想替你父母报仇?难道你还想追查二十年前那一战的原因?”秦煌说着,就好像在说一个天大的笑话,“哥哥!你醒醒吧!”

    “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你爹妈就是死在秦爷爷的命令之下。”

    “我告诉你,有用吗?秦墨啊!你别再做徒劳的挣扎了,不管你这两年取得怎样的成绩,你在两千年秦家面前,渺小的依旧如同蝼蚁一样。”

    “你知道你为什么还能被接回秦家吗?”

    “要不是我父亲,看在你是他亲哥哥唯一独子的份儿上,冒死向你求情,你以为就凭你?能得到秦爷爷的注视?”

    秦墨站在夜雨泥泞的地上,他呆呆的站在原地。

    这一刻,站在秦家这片大地之上,秦墨明白了自己的渺小。

    秦煌的一些话,秦墨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

    两千年秦家的庞大,又岂是只经过两年努力的他,能够撼动的?

    秦煌轻轻叹了口气,从秦墨身边擦肩而过。

    走到秦墨面前,他拍了拍秦墨早已湿透的肩膀,“秦家给你安排怎样的生活,你就过怎样的日子就好,你要实在想要自由,也可离开这天隐市。”

    “有一个道理你必须明白。”

    “天隐市中,无秦家庇护,你连活着都是件奢侈的事。”

    “好自为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