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秦墨?”

    过了好久,百悦然终于有些呆不住了,裹着浴巾,悄悄的从浴室出来,再看卧室里,已空无一人。

    再看阳台,自己的内内也不见了……

    百悦然瞪大双眼,她突然有了一个荒诞的想法,秦墨……他不会偷我内内跑了吧!

    此时的秦墨,坐在审讯室里。

    “阿嚏!”秦墨突然打了个喷嚏。

    蔷小兰严肃的拍了拍桌子,“问你话呢?偷内内的动机是什么,还有,其他内内你都藏哪了?”

    秦墨无语的看着这位漂亮的警花。

    他已经喊冤喊了一百遍,自己不是偷内内的,只是送内内的……可这些人压根不信啊!尤其眼前这位正在审讯自己的小妞,一副满满的正义感,好像秦墨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令秦墨很是无语。

    蔷小兰现在很有优越感,她一来警局就为龙市破获一起案件,自然要把秦墨逼问出来,见秦墨怎么也不说,蔷小兰突然露出坏坏的笑容,“你要是再不说,我就要逼供你了。”

    “华夏法律第二百四十七条,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秦墨淡淡的说道。

    蔷小兰愣在原地。

    压根没想到,一个偷内内的贼,竟然这么懂法律!

    顿时泄了气,“你就承认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主动认罪可以适当减刑的。”有些苦苦哀求起来。

    秦墨坐在椅子上,狂翻白眼。

    我丫的根本没偷内内!

    没偷!没偷!你大爷啊!

    要不是对警员动武,就是和国家作对,秦墨早就硬闯出去了,至于来这儿受窝囊气。

    就在这时,有位年轻男子推门走了进来。

    这男的名叫宋终,人高马大,和蔷小兰以前是高中同学,现在在龙市一家健身房当教练,现在正是下班的时间点,宋终过来接蔷小兰去吃饭。

    看蔷小兰一脸忧愁,宋终笑眯眯道,“小兰,我暂时帮你看着他吧!你先去休息会儿吧!”

    上高中时,宋终就很喜欢蔷小兰,大学毕业后,为了能离蔷小兰近一点儿,宋终特意在龙市扎根,开了一家健身房,现在看蔷小兰受委屈,很是愤怒。

    正好,蔷小兰也有些累了,暂时将这里委托给宋终,出去接水喝去了。

    审讯室的门再度关上。

    宋终脸上笑容顿时消失,变得极其冰冷,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墨,“再给你次机会,承不承认自己偷东西?”

    “不承认。”秦墨皱起眉头。

    突然,宋终毫无征兆的一拳打来,直接打在秦墨鼻梁上,瞬间,秦墨鼻子哗的流出血来,鼻子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这一拳打得着实够狠。

    秦墨头歪到一边,缓缓擦了擦鼻子上的血,看着手上的血,秦墨不由的笑了。

    他来龙市两个多月了,还是头一次这么憋屈。

    “到底承不承认?”宋终冲秦墨阴狠笑道,从怀里拿出指虎,带在手指上,扬了扬手,继续道,“再不承认,我让你试试这个的滋味。”

    “再动我,我杀了你。”

    秦墨的眼神,骤然变冷,宛若一只恶狼!

    宋终不由后退两步,那眼神就像魔鬼一样,刺在他心里。

    宋终承受不住这样的目光,再度一拳向秦墨打来,“别他妈这样看我!”咆哮怒吼道。

    “宋终!你干什么!”

    就在拳头要打在秦墨身上的时候,蔷小兰突然推开审讯室的门,护在秦墨面前,拳头眼看就要打在蔷小兰的身上,宋终面色大变,俨然已收不住拳力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就听咔嚓一声巨响,秦墨竟在瞬间扯裂了手铐,猛地站起来,反手接住宋终打来的拳头,另一只手将重心失稳的蔷小兰搂在怀里。

    时间在这刻静止了。

    很多警员听到动静都冲了进来,看到眼前这幕,都有些看愣了,秦墨手腕在滴答滴答的流血,扯断的手铐,像是两个手环一样套在他手上。

    宋终吓得不由后退,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眼前这人,就像魔鬼怪物,宋终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把手铐扯开的,这比他们健身房的人还要猛多了,蔷小兰躺在秦墨怀里,盯着秦墨英俊的侧颜,怔怔的看出了神。

    呆愣的警员们,吓得慌了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掏出手中的枪械,统统指向秦墨和宋终,尤其秦墨,实在太有威胁了,把众警员吓了一大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