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此时,众人才明白,他们就是被秦墨耍了!

    秦墨前来祭奠洪家,他不可能不知道,洪家之处,早已被人监视。

    之所以还敢来,秦墨其实早已做了万全准备,绝非愣头青,过来送命来了。

    他早在来之前,就联系了风月楼。

    不过秦墨心里清楚,如果以保护他的名义,让风月楼前来的话,风月楼肯定不会理会。

    虽秦墨是风月楼第一才子,但还没到了,让风月楼愿意与中武撕破脸皮的程度,风月楼也没必要为了一个才子,惹怒整个中武世界。

    因此,电话里头,秦墨就说自己写了新歌,让风月楼来洪家庄园这边接他。

    一切,都顺理成章,显得很是完美。

    中武之人,憋屈的脸色通红,他们实在没想到,秦墨竟如此不要碧莲!

    他们现在若是再出手,就成了他们干预风月楼的事,干预风月楼才子写新歌了,就成了他们得罪风月楼了。

    中武人们恶狠狠的盯着秦墨。

    他们恨不得把秦墨生吞活剥,可惜大家也只能愤怒的瞪着眼,秦墨就在眼前,他们却不敢出手了。

    没人敢得罪风月楼。

    哪怕当年高武世界秦家,与风月楼大战之后,也终归是重归于好。

    风月楼的底蕴,哪怕中武世界加起来,都没法抵得过一个风月楼,这是超出叶家十倍的庞大势力。

    “咳。”得知事情真相的蓉苒儿,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没想秦先生也会有这么不要碧莲的一面,怕死就不说了,还骗着风月楼过来保护他。

    事已至此,却也莫得办法,蓉苒儿只能歉意的和诸位笑笑,“那个……秦先生还要回风月楼创作新歌,至于他出来以后,你们之间的恩怨,就与我风月楼无关了。”

    蓉苒儿不愧是风月楼掌女。

    事情拎的很明白。

    秦先生为风月楼写歌,那就是风月楼的人,风月楼自然要保他周全,至于他从风月楼出去后,江湖上的恩怨,却与风月楼无半点儿关系。

    风月楼不会因为秦墨,而破坏了他们在燕北武界的中立态度。

    既然风月楼掌女都发话了,众人也只能沉默无声的让开道,目送着风月楼侍卫,搀扶着秦墨离开。

    他们恨吶!

    要是目光能杀人的话,他们估计都能瞪死秦墨了。

    合着他们出动半个燕北中武的实力,结果最后啥也没捞着,还把叶家公子给害死了,这让他们回去怎么和叶家交代?

    秦墨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了眼地上血迹未干的人头,冷漠扫了眼中武众人,“把这个拿回去给叶家好好看看,就说是我秦墨送给他叶家的礼物。”

    “还有,让叶家族人们洗干净脖子等我。”

    秦墨冷漠的话,不容这些人质疑。

    “还有你们,也洗干净脖子等我。”秦墨又看了眼中武众人,冲他们露出一抹邪笑,随即离开了。

    中武众人,他们也不知他们此时的心情。

    但多少,是有些复杂的。

    他们其实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在这个年纪,已是多么的恐怖。

    如果假以时日,可能真的会成长为燕北滔天巨擘。

    “如果不杀了他,对于我燕北中武以后,很可能是一个祸害。”赵斩盯着秦墨上了车的身影,凝眉道。

    钱汶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你也看出来了?”

    “嗯,这少年,不简单。”赵斩缓缓点了点头。

    风月楼的车队远去了。

    中武众人,只能低头恭送。

    风月楼早已和他们不在一个层级,这些中武之人,不敢怠慢。

    就在风月楼离开时,秦墨突然贱嗖嗖的露出一个脑袋,像是看猴子一样,看着窗外恭敬的中武之人。

    众人茫然的站在原地,被秦墨一脸贱样,给整的有些懵了。

    秦墨突然用带血的手指,在窗户上写了三个大字。

    气不气?

    写完,还冲窗外的人贱嗖嗖的笑了笑。

    中武众人,气的握紧拳头,赵斩他的脸,都有些气绿了。

    这丫的把他们耍了也就不说了,临走前还嘲讽一波,完全把他们中武之人,当成一群大傻子了!

    “你丫的最好别出风月楼!”钱汶指着远去的秦墨,愤怒大吼,“你要是敢出来,我就打死你个鳖孙儿!”

    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