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到盗弩省有一段距离。

    盗弩省在西疆之地,差不多有数百公里的路程。

    这次去盗弩省,是开车去。

    这个也是为了任务机密。

    七武神技,华夏不知多少双眼睛窥探着它,尤其燕北武协,正统武道,做这种事,还是隐藏来的比较好。

    一路上,几人也是心怀鬼胎。

    老者名叫张灵,是燕北武协的成员,负责保护付栾的安全,付栾则是这次任务的总负责人。

    付栾本身并不厉害,不过燕北一位纨绔子弟罢了。

    但他老子付阳,贵为燕北武协的副会长。

    这次让他儿子出来,一是想让儿子见见世面,最主要的,是为了提升他儿子武道实力。

    之前也说了,七武神技,乃是华夏旷世绝学。

    一旦得到七武神技,纵使是一位纨绔子弟,实力恐怕也会得到大幅提升。

    付栾不过武师级别,距离武道大师还差一个档次。

    若得到七武神技,付栾越级突破武道宗师,也是指日可待。

    张灵的实力,秦墨却猜不透。

    一路上,他都闭目养神,一言不发,哪怕秦墨神识扫荡过去,却也看不透他的底蕴。

    “这人不简单。”秦墨看了眼后视镜的张灵,心中想道。

    不过,秦墨倒是能理解张灵为何而来。

    燕北武道既想让秦墨帮他们得到七武神技,又不想秦墨私吞,他们自然要派个高手,能制衡秦墨。

    再者说,有了张灵,也提高了这次任务的成功率,也算是一箭双雕。

    除了秦墨和白素雪笑着在聊天,坐在白素雪腿上的奶球也很兴奋。

    它脑袋趴在窗外,脸都被风吹变形了,不停汪汪的叫着,很是开心。

    奶球和秦墨一样,从小在间荒长大,从没出过远门,这一趟远行,令奶球很是激动。

    之所以带上奶球,也是因为有些地方,奶球免不了会派上用场。

    毕竟,要进入离娄神墓,奶球的六感,是谁也比不了的,能预知很多危险,也能为秦墨探路。

    “叫的烦不烦啊!能不能让你的狗把嘴闭上!”

    过了好久,付栾终于忍不了了,他扯下耳机来,对着秦墨吼道。

    他本在打游戏,奶球一直在叫,令他很是不爽。

    “它闭不上嘴,你可以把嘴闭上。”秦墨不平不淡的说。

    付栾气的咬牙切齿,却也不敢多言。

    他有些忌惮秦墨的实力,他在燕北可以嚣张,在车里,他可嚣张不起来。

    奶球很有灵性。

    知道自己打扰了别人玩游戏,它呜呜的发出两声内疚的声音,把小脑袋从车窗收了回来,委屈巴巴的趴在秦墨腿上,眼角都有了泪水。

    “呜呜。”

    奶球仰着小脑袋,歉意的看着秦墨,觉得自己给主人丢人了,瞬间变得难过起来。

    “没关系。”秦墨笑着摸摸它的脑袋。

    近千公里的路程,一天是开不完的。

    夜晚,到了烟省,望香市。

    几人找了一家酒店,开了四个房间,准备在此作为中转站,休息一晚。

    陪白素雪在望香市逛了一圈后,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深夜。

    奶球因为白天的事,好心情也被破坏了,一直闷闷不乐的,它看着主人熟睡后,便轻轻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来到付栾的客房门口。

    噔噔!

    付栾正在玩游戏,听到一阵敲门声,他不耐烦的放下手机,“谁呀!大半夜的,老子说了,不要服务了,今天老子累了!”

    噔噔!

    “草他吗!烦不烦!”

    付栾愤怒的站起来,火气冲冲的打开门,“非要老子出来揍你是不是?”

    一开门,门口却一个人没有,付栾看了看左右走廊,也是空荡荡的没人。

    “呜呜!”

    这时,只听脚下发出一阵狗的轻微叫声,付栾低头一看,奶球竟双腿站立起来,两只前蹄,给付栾做着道歉的手势。

    奶球是一只素质很高的狗。

    它白天因为自己过度的兴奋,而打扰到了别人,它内心一直很自责。

    因此,傍晚时候,它特意来到付栾房间,亲自给付栾道歉。

    付栾盯着奶球,不由气笑了。

    “这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