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孙思桦的话,洪莱怔怔的站在原地。

    燕大的教书先生……

    就在昨天,那个少年……

    “他……他是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洪莱额头上,流出紧张的汗珠。

    孙思桦笑着点点头,“是啊!秦先生年轻有为,当初还是我在华海发掘出的人才,说其为少年天才也不为过,我这老朽,差秦先生差多了,我还是他的学生呐。”

    孙思桦后面的话,洪莱一个字也没听到。

    心中好似有颗炸弹,爆炸了。

    就在昨天,他把孙思桦所说的秦先生,赶出了第二人民医院,还当着那么多医生的面,羞辱了他,令其颜面扫地。

    “你怎么了?”

    洪仁看到儿子异常的变化,不由问道。

    过了半响,洪莱猛地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把孙思桦等人吓坏了,洪莱不停重复着,“我真是蠢!真是愚蠢!”

    经过洪仁的追问,洪莱这才交待了实情。

    孙思桦听到后,无奈的摇摇头,大家世族,多少都有些傲骨气节,有些架子,正是这样的架子,害了洪家。

    洪仁神情凝重,过了半响才叹气说,“事已至此,只能我洪家全体出动,当面给秦先生赔礼道歉了。”

    从第二人民医院回来,秦墨就回课堂教课了。

    秦墨的归来,引来同学们的阵阵掌声,至于洪家的事,秦墨没有在意,洪家的生死,也与自己无关,他们既然不需要帮忙,秦墨也乐得清闲。

    秦墨回来继续教课,但同学们却大多心不在焉。

    “生命的起源,是由数千年的演变而来,演变的形式,也是各种各样……”秦墨在讲台上讲课,台下的学生们却都抱着手机,听课的寥寥无几,秦墨微微皱起眉头,放下了课本。

    停止了讲课,却也没引来同学们关注。

    一群同学全都忽略了秦墨,抱着手机不知在津津有味的看什么,根本没人在意秦墨,甚至有些同学,在那里小声的议论起来。

    “街舞大神还没找到吗?”

    “是啊!也不知道是燕大哪个老师,太厉害了,舞蹈动作堪称教科书级别的。”

    “哇!真的好想见见我心目中的男神。”

    好几个同学,在那里低声议论,全然不知课堂进行到何处,秦墨冷着脸走下讲台,一把夺过一位同学的手机,“你们在看什么?”

    只见,手机里放着的,正是那天燕大艺术节,关于神秘大神的舞蹈视频。

    同学们这才注意到秦老师下了讲台,都慌慌张张的把手机收起来。

    秦墨面色很是冰冷。

    若是平常,他不会在意同学们玩手机,但站在课堂上,他就是老师,有责任教好每一个同学,却没想同学们竟抱着手机,看起了街舞视频。

    “你们看这些有什么用?”秦墨将手机拍在桌子上,大声呵斥道,“是能让你们医术提高,还是能让你们期末成绩进步?”

    同学们低下头,教室异常安静。

    “一个跳街舞的,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先做好自己的事,再去关注别人!”秦墨生气说道。

    既然孙主任信任他,让他站在燕大的讲台,秦墨就有责任督促每一个同学,而不是让这些同学上课玩手机。

    “秦老师,你什么意思?”这时,坐在前排的礼祥笑着开口了,“你意思跳街舞的就是不学无术呗?这是你老师该说的话吗?你这样说,未免有些太恶心人了吧!”

    秦墨寒眸看了过去,凝眉看着他。

    礼祥心中甚是得意。

    他知道,燕大最近很多人喜欢这位神秘的街舞大神,医学院也不例外,就连礼祥都是其中之一,礼祥故意把秦墨的严厉批评,曲解成秦墨瞧不起跳街舞的,给秦墨拉来很多仇恨。

    果然,礼祥话音一落,很多同学都不满的站起来。

    “秦老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偶像呢?你知不知道,大神是我心目中的信仰?”

    “秦老师,你也不过是个教书的,让你去燕大艺术节,你估计只能傻愣着眼站着!”

    “就是,街舞大神比你强多了,你在那儿瞧不起谁呢?”

    燕大是个学风自由、言论自由的学校,这样顶撞老师的场面,在燕大屡见不鲜,只要与老师观点不同,每一位燕大学子,都可以站出来顶撞老师。

    徐嫣担忧的看着秦墨,秦墨的言论,激起了民愤。

    这时,作为医学院的班长,嘉筱也站起来,鼓起很大的勇气,对秦墨说,“秦老师,虽然我也很崇拜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能高手秦墨推荐阅读